【香港家书@20191214】中大亚太研究所研究中心副主任 宋恩荣
2019-12-14

中大亚太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宋恩荣——大学生将成香港宝贵资产及经济主力

*标题由编辑所加

朗轩同学:

昨天收到你的电邮,请我给你写推荐信,知道你在今天社会动荡的的时刻要寻找工作,遇到很多挫折,并且感到彷徨沮丧。

记得你进入大一时便修读我的课, 一贬眼已经四年,就快毕业。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因为反修例运动,经济急速下行;职位空缺大减,况且因为运动出现的暴力,不少雇主拒绝聘请大学毕业生,更是雪上加霜。

 

其实香港大专生有十多万,而按警方估计,所谓「勇武」只有几千人。不少年青人虽然积极参与反修例运动,然而抛掷汽油弹及使用暴力的终究是小部分。因为小部分人的暴力而标签一整代青年,明显有欠公允。

 

然而无论香港的雇主多么不愿意,最后还是要聘用香港的大学生。香港人口急速老化,劳动人口已经见顶,正出现严重的劳工短缺。战后婴儿潮的一代已经到达退休的年龄:今年刚刚到达60岁的人口多达十二万,以后每年还会逐步增加;而今年达到22岁大学毕业年龄的人口祗有八万,以后每年更会急剧减少;新血的数目远远少于退休人士,年青大学生将会成为香港的宝贵资产。

 

况且未来几年有不少香港人会移民,能够移民的大部分是中产及较高端的人才,将会剩下大量空缺,需要年青一代填补;正如从前80年代因为香港前途问题外移的港人,给予当时的年青人迅速晋升的机会。

 

香港固然可以输入外劳,然而大量输入高技术劳动力并不容易。最近因为社会动荡,不少外地的人才都不愿意来港;内地青年来香港进修的意愿也下降。香港需要的是对本地有承担并以香港为家的大学毕业生,那些骑牛搵马或者以香港为踏脚石的外援难以成为香港经济的主力。

 

凡事总有两面,反修例运动一方面暴露了当代年青人的缺点:例如小部分年青人滥用暴力,也有不少年青人盲目冲动甚至骄横跋嚣;这些缺点需要学校、社会和年青人自己认真检讨。在另一方面,反修例运动也展现了年青人的众多优点:例如对社会有承担、重视公义、愿意为自己认定的目标奋斗及牺牲。运动中花样众多的抗争方式和高水平的文宣,也展现了香港青年的惊人创意。

  

无论是当权者、雇主及年青人,都需要有长远的眼光,能够从历史的角度看待学运及社运。历史上有十分负面的社运,例如日本的赤军及全学连,他们迷信暴力,结果被民众唾弃。在另一方面,历史上也有不少对社会有正面贡献的激进运动,例如美国的民权运动及反越战运动。今天香港政界及商界的知名领袖,有不少在大学时代曾经积极参与学运,并通过学运得到多方面的锻炼,包括组织能力及领导才能,也扩阔了视野及生活圈;对于当代难以合群的独生子女,这些锻炼尤其重要 。

 

社运是福是祸 ,要看年青人自己的选择,更要看北京和香港的当权者的智慧。如果香港的年青人仿效当年日本赤军的恐怖主义,当然十分不幸,可是也不需要太过担心,因为脱离群众的运动很快便会烟消云散。相反,如果香港青年能够突破自以为义的盲点,以理智的态度推动抗争;又如果当权者亦能够放弃无限上纲的斗争思维,以务实的态度回应年青人及市民的诉求,那么香港的前景便充无限可能。一个知名的企业家最近对我说:如果香港的青年能够以反修例运动中展现的一往无前的冲劲及层出不穷的创意投身初创企业的话,香港的创新科技和创意产业一定会有骄人的成就。

 

无论年青人有什么不是,当权者及雇主皆不能轻言放弃他们,因为放弃青年就是放弃香港的未来。

 

朗轩,从我对你这四年的观察,我知道你的强项和弱点,也明白你对社会和香港的承担,更希望你有智慧突破自己的局限和盲点。这样,你和你的同学,才能够成为未来香港的中流砥柱。

 

YW

2019年12月1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