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1228】香港律师会会长 彭韵僖
2019-12-28

香港律师会会长彭韵僖为法治仗义执言

*标题由编辑所加

各位香港的朋友:

2019年过得很快,又到一年将尽,是时候写信给大家,分享自己这一年的感受。

相信大家都同意,今年香港的头号大事,一定是历时近半年的修例风波。这几个月,向来和平、与世无争的香港,忽然间区区都起哄,经常都有街头抗争。大家都少出外、少逛街,若有同业见面或者亲友聚首的场合,碰面第一句总离不开: 「香港点算?」、「市面几时才回复平静? 」

这段日子,有很多朋友望见不停在大街小巷出现的破坏场面,日子一久,身心倶疲,甚至视而不见,即使内心清楚知道这些都是彻头彻尾的暴力行为。他们除了为香港祝愿,什么都做不了。不过,作为一个律师,我更觉此时此刻要站出来,为饱受挑战的法治精神,讲句公道话。

香港是法治之地,相信大家不会反对,但何谓法治?恐怕未必人人理解。简单来讲,法治的基本概念便是守法。我们由蛮荒世界进化至文明社会,其中一样要学懂的事情,就是放弃「打赢就话事」的丛林法则,改为奉公守法和尊重法庭裁决。无论你的目标有多高尚、远大,你的行动也不能无视法纪。好似在讲求法治的英国,当首相约翰逊在十月尝试绕过应有的程序,要议会通过酝酿多时的脱欧法案时,最后都给国会下议院院长拦住,理由是:紧守法律,寸步不让!若果人人只依从自己的「规矩」行事,社会就无法治可言。

除了守法,法治还要包括保障人权、产权、人身安全、言论及集会自由。这几个月,我们见到香港多区出现纵火、破坏,甚至有人因政见不同而被当众打。法国名作家伏尔泰有句名言说得好:「任何人因不同意见而逼害他人,直如恶魔无异。」 

我认为,法治还有一个深层意义,就是互相尊重。在现今世代,靠边站很容易,但肯沟通、真聆听却十分艰难。在这个标奇立异的世界里,「和而不同」渐无市场,反而出位言论比理性、中肯的意见更易吸睛、抢「likes」。结果,偏激、自毁的思想一传十,十传百,把世界推向极端边缘。 

过往,香港虽小,却容得下不同声音;今天,社会连少许包容的量度也没有,立场稍有不同,马上招致暴力回应。这种「勇武」之风不只席卷香港,最近亦吹遍全球,好似不满法国退休制度改革的示威者,十二月就发起大罢工,几乎瘫痪全国交通、公共服务。著名环保运动「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动不动就在全球各地发起堵路,他们在伦敦的行动因影响社会太大,警方亦向法院申请禁制令作出管制。 

作为一个律师,我有责任提醒大家置身在激进社会运动之中,也要留意法治的重要性。如果大家记得,5年前的「占领中环」运动,当法院颁下禁制令,示威者最后也尊重裁决,和平散去。但是,在这半年的修例风波中,我发现不少人对「法治」有两大误解,我不得不在此拨乱反正。 

第一,有些人以为只要放火、打人后接受法律制裁,便不算破坏法治。我想告诉大家,纵火、伤人是严重罪行,无论背后有什么动机、理念,暴力始终是暴力,不可鼓吹。第二,许多人不认同政府,连带它执行的法律也一并不尊重。但请留意,政见不同是一件事,纵火、伤人是另一件事,政见不同不等于合理地犯法! 

在香港这艰难时期,律师眼见社会暴力行为,应否保持沉默?我认为当社会对法治有误解,当大众对暴力沉默,我们律师更要挺身而出,因为我们向法院负责之余,也要向社会负责。过去5个月,香港律师会发了7篇声明,除了谴责暴力、支持法治,又呼吁政府回应社会诉求。在十月的会员论坛上,我很高兴看到会员踊跃发言,不但对香港当前局势有想法,还建议不少我们律师此时此刻应做、可做的事,其中一样就是捍卫法治。 

庆幸支持我们想法的人,大有人在。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九月在韩国首尔举行的国际律师协会2019年年会上发言,一针见血地指出律师不单有责任促进法治,发声要求各界正确理解法治,更是律师应有之举。在当前混乱的香港,不少人是非不分,一个正确的法治观念正正是帮助香港走出困局的明灯。 

2020快到,希望在新一年我们本着尊重和包容的精神,坚守我们的法治信念,祝愿香港平安顺利!

             彭韵僖
2019年12月28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