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家务工的那些年
2014-06-05

* 此专题获「2015纽约节广播节目大奖 报导/人性故事 铜奖」及「第十九届人权新闻奖中文电台报道 优异奖」。

监制:林嘉瑜
编导:袁梓佩
采访:张璟莹

 

2014年,全球大约有5200万名家务工,当中约四成于亚洲区工作,主要来自菲律宾、印尼及泰国。家务工为输入地提供廉价劳动力及巨大经济效益。2013年,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发表报告,显示全球各地家务工普遍面对多种剥削。

国际劳工组织于2011年通过家务工公约,以保障工人的权利。然而,目前只有14个国家批准该公约。

印尼藉家佣Erwiana怀疑被虐待事件引起国际关注,《身不由己》节目记载香港及世界各地家佣的辛酸:有人要与鸡只同眠;有人被雇主觉视为带菌,不得使用浴室;有人饱受肢体暴力;有人为支付中介费,债务缠身。报道亦分析了全球家务工容易被虐待和剥削的原因。



索罗门:我是索罗门‧诺萨普。有些主人很善良。

主人:索罗门,多谢你,我知道你懂得拉小提琴,我送一个小提琴给你,希望它可为你带来欢乐。

索罗门:有些很残暴。

主人:你采的棉花不比昨日多,给我拉出去鞭打!

索罗门:有些奴隶食得饱,穿得暖,活得自在;亦有些衣衫不足,三餐不继,悲惨凄凉。我们的社会制度居然容忍奴隶存在,足以证明这个制度惨无人道,不公不义。我会说是制度杀人。

 

索罗门‧诺萨普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纽约公民。1841年,他在华盛顿被绑架,卖做黑奴,直至1853年获救。在百多年前的美国,黑奴是社会廉价的劳动力。

 

索罗门:每100个奴隶中,几乎99个都清楚自己的处境,但他们对自由的热爱,不会比主人少。

「我是阿钉,我是泰国人,在1991年到香港做家务工。第一日上班他便骂。我问朋友他是什么意思。朋友说是粗口,真的很难听,我心里十分不舒服。为什么他要这样跟我说话?我根本没有做错事。」

「老板的屋有3层,第4层是天台。他在天台弄了3个鸡笼和1间房间给我。我差不多是和鸡只一起睡,因为鸡笼在旁边。房间没有冷气,只有一个细小的风扇。在台风季节,鸡粪真的会吹进房间里,弄得我又泻又呕,病了2次,进了医院2次。」

「出院后,回到家中,真的没有力气,他又要你做事。没有力气,动作当然会慢,他也骂,还会说粗口呢。我病了也要休息,我真的哭了出来。」

「他把你当成一个奴隶,不给你进食时间,又跟鸡只一起睡,又骂你。我真的想辞职。」

「当初我是借别人的钱来,交给介绍公司的金额差不多万多元港币。我欠人钱,加上我的女儿要读书,我有3个女儿。无论怎么辛苦,老板如何对待我,我也要捱下去。」

 

索罗门:我不只想生存,我要自由的人生。我不会陷入绝望的深渊。我会怀抱希望,直到自由来临。

黑奴是社会的廉价劳动力。百多年前,索罗门的人生,是祸是福,由主人主宰。今日,阿钉的生活,是苦是甜,由雇主决定。

阿钉:「每个人来打工都希望遇到一个好老板,这要讲运气,我们也不能控制。」

 

美国《时代杂志》2014年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Erwiana。她由印尼到香港做家务工,8个月后,突然回印尼,她身体虚弱,多处受伤,怀疑被虐待。事件引起国际关注,香港甚至被外国传媒称为「现代奴隶之都」。但Erwiana的故事,只是全球的冰山一角。

 

「我来自柬埔寨,每日5点钟起身,每日工作到深夜。有一天,我的老板性骚扰我。」

「我是南菲家务公会秘书长,我们有一个成员被老板推开,还要被掴了一巴。」

「我来自秘鲁,我从前的雇主觉得我有菌,所以不容许我用浴室。」

 

2014年,全球大约有5200万名家务工,当中大约四成在亚洲区工作。2012年,香港有30几万外籍家务工,最多来自菲律宾、其次是印尼和泰国。他们不少都有高学历。

 

「我是Rosemary,在1984年来香港,我从前是一名中学老师,教了3年数学和菲律宾语,当时人工有8000披索,大约是港币1600元。教书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后来,我爸爸过身,但我有6个弟妹,他们全部都在读书。我当时跟自己说『一定要想办法赚钱。』有个朋友跟我说,香港请补习老师,但我不知道补习只是其中一种家务,十分不幸,我要贬职去做家务工,我经常哭,这份不是我想要的工,但我没有其他选择。我的薪金是家里的一切,全都用来交学费,糊口。」

 

由老师变成家务工,Rosemary一边做一做学,她认为大部分香港的雇主都不把家务工当成一种专业。

「其实,一点都不简单,老板将家庭交给你,你要一日内完成所有工作,大有学问。我会说家务工不只是一种专业,简直是一个博士,哈哈哈。每次我返家乡,每个老板都叫我要快点回来,说他们会弄不来。当我回来,会发现整间屋都乱翻了,哈哈哈。但是,老板不尊重我们的职业,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贡献是于一个家内,不是于一间公司内。」

 

2013年,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发表报告,全球各地的家务工普遍面对多种剥削。包括:

身体暴力-「我老板不好,如果发脾气时,会喜欢打人,打脸,然后扭耳仔。」

拖欠薪金-「我跟老板说为什么太太会扣掉我的人工?他说,因为他请工人很贵。」

刻薄的工作条件- “My employer is very bad, because I work until 3 pm and sleep and then 5 o’clock I wake up.”

报告还列出全球家务工容易被虐待和剥削的原因 ─ 家务工的生活和生计极度倚赖雇主,家务工作性质隔离,有事情发生时,工人向外救援并不容易。外籍家佣于雇主国的法律地位岌岌可危,但外佣往往不懂当地语言和法律来保护自己。很多国家的劳工法、最低工资、最高工时、都不保障家佣。

 

2011年,国际劳工组织通过家务工公约,承认并保障家务工作为工人的权利。目前,只有14个国家批准该公约,包括玻利维亚、义大利、菲律宾、南非等。香港和新加坡,这些有输入家庭佣工的地方,并无批准公约。

从前,奴隶被主人控制自由,今日,外籍家务工被债务束缚生活。

 

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的报告指出,很多国家的家务工,除了面对暴力外,亦要负债打工。

Lilik 家乡于印尼,7年前来港打工。来港后首7个月,一发薪金便要到便利店,转帐3千元给中介公司作佣金,这差不多是她薪金的九成。但Lilik不知道,收款的是香港还是印尼的中介公司。谁知她还清债后,随即被解雇。

「我问为什么你解雇我?他说你不懂做事,你不懂说话。接着,公司说:『Lilik,我们帮你找第二个老板,但要扣减5个月薪金』。」

「即是他们会帮你找第二个雇主,但再一次5个月都薪金收?」

「是呀。」

Lilik说她每次转工,都要支付3至5个月人工予中介公司。


但是,香港雇佣条例规定,外佣中介公司向求职者收佣金,最多只可以收第一个月人工的百分之10,现时水平是$401。协助外佣的工会说,滥收中介费的情况很普遍,还向我们展示一些由自称香港中介公司前职员提供的文件,我们看到有外佣在09年转约时,与本地中介签订期票,内容大致如下:

 

「我同意缴付一万元中介费,予本港以及海外中介公司,并同意先向由中介公司安排财务公司借贷来付款,若然无准时还清款项,财务公司将会通知我的雇主,并直接向雇主追索欠款,所有利息以及在境外等待签证期间的支出,均由自己负担,我亦同意由中介公司保存我的护照和合约,直至完成全部付款。」

 

印尼移民工工会主席思咏表示,很多时中介公司甚至透过财务公司收钱,但收据不会写明所收的是中介费。印尼工人根本弄不清两地中介公司与财务公司之间的关系,所以不敢追究。

「因为我们不知道,究竟印尼公司与香港公司和finance company究竟有什么合约,因为我们都是在香港全部都是给银行或finance company,但全部都无说明是for agency fee。所以,好像我们自己借钱般。」

 

香港有230多间获印尼政府认可的中介公司。代表他们的「香港职业介绍所印尼协会」主席张结民说,本地中介公司不会收取多于法定水平的中介费,至于印佣来港首几个月,要支付大部分薪金还债的原因,张结民说,这与香港的中介公司无关。

「那个金额现在是2543元,每一个月要支付,共6个月。支付予当地的训练中心或者财务公司也好,他们如何安排是他们的问题。总括来说,这跟香港的中介公司无关。」

 

外佣和中介公司各执一词。我们曾向劳工处查询,处方说,过去5年他们每年巡查本港外佣中介公司约一千次,发出11张传票给涉及滥收佣金的外佣中介公司,有6间被劳工处拒绝发牌、续发牌照或撤销牌照。

 

1862年9月22 日,美国总统林肯签署解放奴隶宣言:

我利用我的职权,正式命令并宣告所有作为奴隶的人现在和今后永远获得自由;政府,包括海陆军当局在内,将承认并保障佢地的自由。我现在命令这些被宣布自由的人,除非是出于卫,不得有违法行为;我劝告他们,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他们应当忠实地为合理的工资而劳动。


【千禧年代】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监制:林嘉瑜
编导:袁梓佩
环节:刘善茗、张璟莹、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叶冠霖主持,鼓励听众作有观点、有理据的意见交流,藉此带出更多新观点、新意见、新态度。
透过时事速递,每日早晨为广大听众提供最新资讯以迎接新的一天。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