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208】病人政策连线主席、沙士互助会会长 林志釉
2020-02-08

病人政策连线主席、沙士互助会会长林志釉—香港会重蹈沙士覆辙吗?

标题由编辑所加

 

香港人,你好!

日期,2013年6月1日。时间,下午某时。地点,浩园。那一刻,我第一次和郑夏恩医生对望。心情,沉重。10年,10年前的同一天,她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候,她30岁。她生前主动请缨加入抗炎行列,只是还未成行,便因照顾隐形病人而染病殉职。她出殡的一天,刚好是世界卫生组织把香港从疫区名单剔除。在生命和死亡之间,郑医生选择了爱。

沙士和武汉肺炎可怕之处,不单在于病毒无色无味无臭,杀人于无形。更甚之处,是两者背后都有隐瞒疫情的嫌疑,令香港错失防疫的宝贵时机。2002年11月,沙士开始在广东省爆发。2003年2月,传媒报道社区有零星肺炎,香港政府在得不到广东省卫生厅回覆后,再向北京查询,第二天,广东省回应说已经处理和控制好有关疫情。十天后,中山大学一名教授来港,入住京华酒店,成为超级传播者。又十天后,他在广华医院病逝。接下来的四个月,香港笼罩着恐怖和哀殇的气氛,死伤枕藉。

2019年12月,武汉市接连出现肺炎个案,奇怪的是,当国外开始发现有武汉肺炎的个案,中国除湖北省外,其他省市都没有相同的报道。2020年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作出指示,要求各地对武汉肺炎加强病例监测。中央政法委甚至直指谁隐瞒谁就是千古罪人。自此,各地疫情的数据「忽然」出现,并持续上升。

在2003年4月15日,我因发烧和咳嗽到联合医院看病,经过两天的住院观察,病情没有改善,兼且肺片有花,被医生确诊患上沙士,并转送至伊利沙伯医院接受近三星期的隔离治疗。同年10月,由特首董建华成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作出报告,标题是「汲取经验  防患未然」。

17年后的今日,香港政府有没有汲取当年血的教训,做好防患未然的工作?「防患未然」的意思就是,在灾患还未到来之前,便已经做好准备功夫令灾患不会到来,又或者到来的时候,灾患尽在掌握之中。

武汉肺炎由大陆访客和归港人士带入境是不争议的事实,而香港境内,人传人的个案再现、死亡个案浮现,剧情跟2003年沙士如出一辙。社区疫情大爆发,医护人员相继染病,甚至死亡,又是否下集预告呢?

提起医护人员,当然要讲一下他们提出的罢工诉求。作为病人权益倡导者,我当然不愿意见到有任何行动,令病人看病取药受到影响。多年以来,眼见公共医疗开支未能跟随因每天输入150名内地人而造成的人口增加,以致服务一直滞后,轮候时间由以星期计,到以年计,我感到十分无奈。政府往往以人口老化作借口,掩饰她未能够令医疗服务与时并进的失职。

医疗人员罢工是否值得支持?情况就如陈生家中因为泄漏煤气而发生火警,消防员到来的时候,要求陈生完全关掉煤气制才会进入火场救火,但陈生却只同意关一半煤气,并指责消防员贪心怕死。

政府对疫情处理后知后觉,不断错过了遏止疫情的宝贵时机。市民要求武汉来港的旅客填写健康申报表,官员话会令访客不方便,还会加大传播病毒的风险。市民要求暂时停止内地访客来港,官员指会构成歧视。市民担心病毒由访港旅客带进香港,官员认为体温探测可有效侦查带菌者。 开记招为何不带口罩,专家说带了口罩不便说话,长官甚至不准别人戴口罩,戴了都要除。再由半封关,到现在政府落实从国内到港访客必须进行隔离,但又不知道可以在什么地方隔离数以千计的访客。做事拖泥带水,根本称不上防患未然。到底有多少人带病毒入境,他们可以在社区感染多少本地人士,难以想像。

17年前沙士一役令香港团结,那段美好的日子,香港人无分你我,克尽己份,齐上齐落,一齐笑,一齐哭。今天,是谁令香港分裂,令香港荣光不再?

郑医生当年若果没有殉职,她应该已经组织了一个家庭,她的孩子也应该慢慢长大了。我相信,面对今天的疫情,她也会选择再次被上白袍,戴上口罩,走上战场,和香港人一起作战。

我希望,香港的领导人也应该以民为本,站在市民的一边,关心市民每天面对的困境,带领市民走出恐惧。

面对疫情,全港市民彷佛进入作战状态。四出搜罗口罩,米粮和日用品,目的就是要打持久战。我相信,香港人凭着坚毅不屈的精神,必定会取得最终胜利,将疫症彻底打败。 那一天,我们在阳光下,除低口罩,为胜利而互相拥抱。

作为香港人的你,在爱和恨之间,你会选择什么?

 

2020年2月8日

            林志釉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