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307】中文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客座教授 黄子惠
2020-03-07

利淦兄:

自从和你在美国马利兰州的国立卫生研究院分手,得悉你后来回武汉大学继续做病毒学的研究,许久没有通讯了。今次武汉发生的冠状病毒肺炎,十分担心你和你家人的健康。尤其是疫情最近的扩散,已经变成全球的「大流行」。

十七年前,由一位中山大学教授开始,沙士蔓延全港,我也经历了类似今天的疫症肆虐。我任教的大学医院有疫症爆发,许多医护人员、医学生、和病人被感染。那时候,不同爆发地点的源头病人,在流行病学称为指标病人,往往被标签为「超级传播者」。今日的肺炎疫症,许多人都担心再有「超级传播者」,令疫情恶化失控。我在这里提出我的理解,希望你能给些意见,指正我的错误:

 

首先必须指出,「超级传播者」真有其人,并且不难发现,但一般人都以为「超级传播者」的病毒由于发生基因变异,产生超强的传播力,从而引起大规模的爆发。我的理解是:「超级传播者」的冠状病毒,从来没有发生基因突变的学术报告,所以我建议用「超级传播环境」这个名词,取代「超级传播者」。我分析了三个香港「沙士」的爆发案例,发觉它们的共同点,不是病毒产生基因变异,反而是指标病人所处的特殊环境,引发大量人受到感染。

我最早接触的,是威尔斯亲王医院 8A 内科病房的爆发,源头是一位曾经到访中山大学教授入住酒店的年轻人。我当时和香港大学通风工程学的专家李珏国教授合作调查后,发觉病房的通风系统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假设,是病人咳嗽产生的有毒气溶胶,通过中央空调系统传播到五至六米的距离。换言之,通过医护人员而「接触传播」未必是主要原因,否则,受感染的病人应该平均分布于各个区域,而非集中在指标病人同一区域。我的结论是:普通病房由于中央空调,湿度较低,飞沫容易蒸发,形成较小的颗粒,在空气中扩散到更远。因为回风系统故障,产生了一个「超级传播环境」,这个假设符合了我们搜集的流行病学资料。

第二个爆发点,就是来自中山大学刘教授入住的酒店。我发现受感染的房客,较集中在指标病人的两边和对面,当中不少比教授迟回到房间,亦没有接触刘教授的纪录。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报告指,酒店走廊的气压较房间为低。所以我的假设是:由于房间气压较高,指标病人在房内咳嗽产生含有病毒的气溶胶,因而扩散到走廊。当旅客经过走廊时,可能因吸入气溶胶而受到感染。至于前卫生署长假设:病毒通过接触电梯按钮传播,并没有流行病学证据支持,也不能解释为什么除了九楼之外,其他楼层的旅客都没有感染。我的结论是:酒店的特殊气压分布,和一般设计相反,制造了一个「超级传播环境」。

第三个就是全港最大型的「淘大花园」爆发。指标病人只在淘大花园 E 座逗留了一天,由于腹泻,冲厠后产生了气溶胶。后者由污水渠,通过乾涸的 U型管,吸进其他单位,再由抽气扇排出光井,随着淋浴产生的䁔空气上升,把含有病毒的气溶胶带到大厦顶部,再随风向吹到其他座。这个假设有两个流行病学证据支持:第一是其他座的病人发病时间集中在指标病人停留在 E 座之后的三至五天,流行病曲线呈高而窄的波型,符合「共同源头」的传播模式。第二是:我和余德新教授发觉,单位面向 E 座的住客,他们感染「沙士」的风险,远比背着 E 座的为高。加上李珏国教授的 CFD 空气流动模型,发现有病毒的气溶胶分布,和病人住宅单位的分布吻合。至于前卫生署长指住在其他座的病人可能曾经到访 E 座而被感染。这个假设既无他们探访的纪录,也不符合「共同源头」的流行病曲线。相反,他们如果由人传人感染,曲线一定是波峯较矮,波辐较寛的。淘大花园的爆发支持了「超级传播环境」的槪念,亦令大家明白到家居环境卫生的重要。

利淦兄,今次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来源仍然不明,但眀显是通过高效率的人传人传播,迅速扩散。希望大家吸取「沙士」爆发的经验,尽量避免暴露于「超级传播环境」。这个环境包括多人的集会和活动。香港的佛堂爆发,南韩的宗教集会爆发,病人都是身处「超级传播环境」。游轮钻石公主号的爆发,源自一个病人。游客的发病率非常高。虽然缺乏确实实的资料证明环境出了问题,但游轮也符合了「超级传播环境」的定义了。我们将来的日子,仍然要继续努力防止病毒扩散,改变个人的生活模式,保持社交距离,注意个人卫生,留意身体状况,如有发烧和咳嗽,应及早治疗。

 

现在惟有透过电子媒介,向你和你的家人问好。

 

子惠

2020年3月7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