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314】教大特殊学习需要与融合教育中心总监 冼权锋
2020-03-14

香港教育大学特殊学习需要与融合教育中心总监冼权锋

Peter:

自从你退休后,定居意大利,没跟你联络,已经有很多年了。想不到,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将香港、意大利及其他地方联系起来。由起初我向你扑口罩,到现在你也为找口罩而烦恼。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相信大家都同坐一条船,共同防疫。

香港的学校,停课已有一段时间,预计复课的日期,最早也要在4月20号以后,相信这是我个人见到最长的停课期。然而,学校虽然停课,学生被迫留在家中,但在科技发达的社会内,学校已普遍采用网上学习模式,鼓励在家学习,希望达致停课不停学。不过防疫工作及停课安排,对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学生来说,有多方面的影响。

 

首先,防疫基本三部曲,如勤洗手、戴口罩、不出外。原来要求SEN学生达致这些要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戴口罩为例,自闭症及身体弱能的学生,较难要求他们长时间戴口罩。有些SEN学生更不肯戴口罩。有老师说有位小耳症的小朋友,因没有耳壳,戴口罩也需要特别技巧。大人一罩难求,家长为其子女购买合适的儿童或中童口罩,也不容易。

 

人人戴口罩,妨碍一些读唇的聋生,与别人沟通。不过有朋友告诉我,坊间有些口罩的咀部部份是透明的,方便小朋友读唇。但香港未见有售,需要由美国订回来,连运费约港币17元一个,不是普通人可以负担。

 

以前沙士时,听说聋生不能打电话给同学。只能传真或寄信,与外间联系。现在的科技,例如Whatsapp可以帮助他们与外间联络。不过有学生反映,在家学习,虽然他们可以看到一些网上学习资源,但教师制作的教材,多数没有字幕或手语的配套,故此他们难理解学习内容。盲生在家学习不可能观看网上学习资源,教师需要送点字书到学生的家,以方便他们学习。事实上,网上学习需要SEN学生长时间专注学习,但教师又未能在旁给予协助,有过度活跃、特殊学习障碍或智力障碍的学生,未必能够完全适应网上学习的要求。而学生长期在家,缺乏社交活动及学习回馈,也是需要关注。

 

除学习外,停课也影响SEN学生的康复训练的黄金机会。例如不少SEN学生需要持续的言语治疗。现时,有些言语治疗师会透过视像,训练学生的说话能力。大家可以想像,年幼的SEN学生未必能够坐定定,一课视像的言语治疗课,可能要动员家中各人从旁协助,协助言语治疗师的教导工作。有长期病患的学生,大家都担心疫情影响其健康,防护工作特别多,此外,因为医院病菌多,很多不紧急的手术都暂停了。例如原本安排了做电子人工耳蜗的听障小朋友,但都因疫情而延迟了进行手术的机会。家长多少有点无奈及失望,也不知何时再轮候到手术。

 

以上,我简单说了在停课期间,SEN学生在疫情适应、在家学习、社群发展及康复培训的关注。可喜的是,特殊学校教师及宿舍导师应对得宜,早前发展的电子学习教材大派用场,提供大量的网上学习资源。香港教育大学也有一群本科学生,发动网上义教。有些教师为小朋友创作抗疫儿歌,让他们一边唱儿歌,一边学习洗手及戴口罩,吸引小朋友使用口罩。社工也协助家长制作作息时间表、家居训练教材及提供食谱,鼓励亲子一起制作家居小食。而社会也有一些有心人士,特别关心SEN学生的需要,制作防疫包,举办填色比赛,为医护打气。

 

疫情下,SEN学生虽困于家中,但学习仍不止步,我深深体会人间有情。不过,有SEN学生的家庭,遇到的问题会复杂,包括资源与情緖,我期望政府能提供更多适切的资源与情绪辅导,帮助他们平稳渡过疫情。

 

不知道你在意大利情况如何?

Kenneth

2020年3月1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