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411】中大学生命伦理学中心总监、医管局前质素及安全总监 区结成
2020-04-11

YC:

收到你的电邮,知道你去北极圈的邮轮旅程遇到阻滞,行程第三日,就因为新病毒疫情严峻,被挪威政府叫停,真是可惜。你回到新西兰家居检疫,14天还未完成,总理阿德恩就宣布全国封锁,又不知道要再隔离多久。社区封锁一定是很不好受,不过我其实颇喜欢你们这位年轻女总理,亲和但果断的风格,而且新西兰人展示的公民责任感也不简单。

香港的疫情比你们早一个月开始,头两个月成功压住每天确诊数字在单位数,但自从三月下旬,每天数以万计的香港人从全球各地避疫回来。连续十天,每天有几十宗输入个案,社区感染数字也上升,医院系统作为主要防线的压力已经来到极高点。于是开始有人担心,会不会有一日,深切治疗病床和呼吸机不足,像意大利和西班牙那样被迫配给,医生要作出取舍,决定救谁和不救谁。我在一个电台节目谈到这些艰难的医疗决定,之后收到一位家庭医生的电邮,他去年兼读中文大学硕士课程,上过我的伦理课,他说当时讨论医疗配给问题只是概念性,现在就变得真实。

我在电台节目也提到,最好不要把医疗资源紧绌和配给的问题收窄到只是关心深切治疗病床和呼吸机。现在因应抗疫需要,医院对非传染性病人的服务正在逐步压缩,上星期再将400张急症病床转为隔离用途。当抗疫变成持久战,对非传染性病人的服务长期紧缩,有些病人会因而延迟诊治,甚至失去性命。抗疫当然是非常时期,但公立医院是为所有病人服务,非常时期的非常政策不能长久下去。

你说的对,香港的医疗向来太依赖医院,连抗疫策略也如此。你引述的数字令我有些惊讶:至四月初,新西兰的700多宗确诊病例之中,只有十多个重症病人住医院;香港基本上是所有确诊病人都入住医院的隔离病房。或者你们陆续会有更多家居病人因病况转坏而需要入医院。尽管如此,两地的反差真的很大。

我也同意你所说,每一张医院病床都应视为矜贵的资源,而一律使用最高规格的隔离病床收容许多病状轻微的病人,未必是最佳的资源配置。但你经常回港探访,当然知道自从三十年前你离开之后,香港十分挤迫的居住环境并没有太大改善,在家居放置确诊病人很难算是妥善。你说库房有钱,质疑为何香港政府不征用整幢酒店收容轻症病人,舒缓医院病床压力?或者这个思路对我们的社会和政府都是陌生的,最少在政治上是格格不入。

说到政治,我近来想起香港与新西兰还有一个很大的差别。你们国民对于政府很信任,而在今天的香港,「信任」本身就是一种十分短缺的社会资源。去年的抗争运动不单遗下政治分裂,还留有很深的创伤。在信任和凝聚力奇缺的背景下,我们的抗疫防线至今并没有涣散,甚至还在不断改进,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奇迹。最近我在电话与朋友夫妇谈天,说一场瘟疫把整个香港的气氛重新「reset」了一次,这可以是香港社会正常化甚至走向复和的契机。例如在抗疫关头有不少新的公共卫生紧急规定,需要依法限制个人的活动权利,警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执法者。这是正面的实务,警队执法是代表了整个政府,很大程度会界定了抗疫中官民关系的面貌。如果警方能够深思熟虑地使用权力,是会有助社会平稳渡过疫潮。

无论如何,目前为止香港整体上防守的努力是有成绩的,接下来有几个焦点要积极关注:第一是听闻内地政府正在筹备在五月恢复中港两地关口逐步开放。虽然内地疫情退却,但未必没有反覆,而香港的每天确诊数字仍未跌回单位数,如果操之过急,或者出于政治经济考虑放宽关口检疫,可能会出问题。第二是要守护住长者群体,包括院舍和在社区的老人,因为一旦长者群体出现集体感染,对医院的压力会非常大。第三是现在抗疫快要踏入第五个月,我担心医院前线会不会出现疲态。有人发起录影齐齐鼓掌为医护打打气,用意不错但是有点搔不着痒处。疫情不会在未来一、两个月便了结,可能要想想怎样把一些轻症和接近康复的病人从公立医院分流出去,让急症病房减轻负荷,让前线医护人员回气,再战下一个回合。

这是困难时期也真是非常时期,我们大家都要保持身心健康。去年底我飞去新西兰开会,你却刚回来香港参加中学校友聚会,下次我们不要再错过见面的机会了。希望不用等太久吧。

 

                    KS

    2020年4月11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