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418】香港乐施会总裁 曾迦慧
2020-04-18

阿陈:

 

你最近好吗?上回听到你的遭遇后,心中一直记挂你的情况。

 

知道你在二月中,失去了茶餐厅当楼面的工作,手停口停,连床位租金也快负担不起,做了最坏打算,可能要露宿街头。但你跟我说,虽然前路茫茫,有手有脚仍想找工作做,不知你现在情况如何?希望你一切安好。

 

我相信很多工友跟你一样,面对失业。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已经浮现,我在街上也看到很多小店结业。上星期,政府公布了第二轮「防疫抗疫基金」措施,重点是保就业。支援企业虽然重要,但对于像你这般已经失业的基层又有什么保障呢?

 

失业潮已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上月尾,乐施会联同其他民间团体访问了364位基层家庭,发现农历新年后失业人数急升四倍,占了受访者一半。而我们的伙伴关注综援及低收入联盟,刚也访问了50名深水埗及油尖旺区的饮食业中小企雇主,近九成说不会因政府新公布的工资补贴而改变裁员或结业计划,相信失业人数仍会上升。

 

经济下滑,正是考验城市的社会制度是否稳健。可是,香港的失业保障制度疏漏处处。你跟不少刚失业的工友一样,因为不符合工时限制,无法领取疫情下加码的在职家庭津贴;而就业市场的权力失衡,亦令不少工友被迫由全职变散工,又或者被雇主强迫签下「自愿离职书」。现有的遣散费和长期服务金根本未能保障他们;更何况,目前法例仍然容许以遣散费对冲强积金,最终损失的还是工友。

最后的保护网,就是综援。政府刚宣布放宽综援资产限额上限一倍,为期6个月。然而,我认识很多基层工友,如你一样,就算失业,经济困难,也不想申请综援,我十分记得你跟我说,「只要四肢健全、头脑清醒,也不想靠政府」。事实上,申请综援门槛甚高,要接近「变卖家产」才符合条件申请,即使放宽限额,对于暂时失业的家庭而言,作用仍有限。 

 

最近有不少民间自发筹募的失业应急基金,向个别失业人士提供援助。但若失业潮下,单靠社会人士的善心、自发补漏,绝不能解决问题。政府角色又在哪里?

 

观乎其他政府的做法,内地、台湾、南韩、日本,以至加拿大、德国也设有失业保险制度。失业保险不是救济,而是风险分担的概念,透过各方供款,以解失业人士的燃眉之急。每个人都有机会失业,措施并非针对特定行业,或需要曾领取相关津贴才能申请,也可以涵盖散工,能够弥补失业综援的不足。

 

国际劳工组织去年10月就失业保险发表报告,检视了全球超过30个国家的失业保险制度。报告指出,失业保险让社会整体分担风险,对社会稳定和公平发展十分重要。就算是发展中国家,很多都能按其社会情况进行微调,推行失业保险;香港有更好的经济条件,却一直找借口推搪。民间多年来推动研究设立失业保险制度,立法会亦曾经于2000年就有关议题进行研究,但政府却以香港已有综援、遣散费和长期服务金为「挡箭牌」。是次危机,正突显现行措施的不足,政府应该多行一步。

 

国际乐施会上周亦发表了最新报告,指出各地政府必须推出紧急措施,否则全球疫情将令五亿人陷入贫困,向受影响贫穷人发放紧急现金是重要措施之一。香港政府财力雄厚,有能力做得更多。

 

阿陈,乐施会及其他民间团体暂时只可给予你一些生活物资的支援,让你减轻一点生活的压力,说到底,还是要政府走多一步,尽快向失业或就业不足的街坊提供不少于6个月的失业援助金,以及研究落实失业保险制度。愿政府高层能真正聆听基层的苦况,给予有需要的人更实质的支援,让基层不至愈沉愈底。
救市,更应救人。

 

祝你身体健康!

迦慧

2020418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