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516】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 马仲仪
2020-05-16

亲爱的香港人:

 

你喜欢看惊栗电影吗?惊栗电影最骇人的是可怕的事情会不断循环,令观众看得心惊胆颤。香港现在像套惊栗电影,17年前被市民离弃的人物,脚痛下台和辞官赴洋的,竟然再次出来指指点点!政治动荡、基本法二十三条,甚至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都在17年后重临香港。

2003年3月,我是一个中大医学院五年级学生,为了准备毕业试,游走于沙田威尔斯亲王医院8A及其他病房。当时,教授通知我们课堂和临床实习要立刻暂停,因为医院内有不明传染病爆发,不少病人都染病。我们躲在医院旁的宿舍温习,陆续收到医院职员,市民,甚至自己同学染病的消息,大家慢慢地紧张起来。好不容易毕业了,7月1日我第一天当实习医生,虽然当时SARS已完结,但医院未完全降低防护级别,在病房工作整天都要穿上保护衣和戴N95口罩。下班时我虽已筋疲力竭,但在电视上看到50万人上街游行,市民高叫「不要23条」,我仍是彻夜难眠。

 

接着的十数年,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样,每天营营役役。直到2019年夏天,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这个职位和社会持续的动荡,把我的世界倒转了!多个月无奈和忙碌的日子固然难捱,当我在12月尾看到有关武汉爆发不明肺炎的报导时,心中更感到阵痛,17年前的记忆慢慢浮现,直觉告诉我SARS将重临。农历年前,香港从武汉输入了第一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个案,医院的「Dirty Team」开始运作。整个农历新年假期我忙于留意每天官方的发布、收集同事的意见、接受不同媒体访问。我们更在年初四和何柏良医生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要求政府关闭中港边境和建议全港市民配戴外科口罩。 

 

除了是一个香港人,我更是一个前线「Dirty Team」医生和工会会长,所以我想和大家分享抗疫百多天的心情。我觉得这段日子最难处理的是罢工问题:虽然大部分医生都赞成暂时关闭中港边境以抑止疫情输入,亦认同医管局应该为前线准备足够防护装备,但是参与罢工的并不多。作为一个医生工会,我们未有带头参与,但我们和一些资深医生都十分担心罢工对年轻医生的影响。一如所料,政府硬要把罢工说成是政治事件,政客不单针对曾参与罢工的同事,更希望打压香港往后的工会运动。本会寻找过不同的法律意见,亦支援了一些求助的同事,我们会继续注视局方的下一步的行动,为未来可能出现的法律争拗作准备。

 

我和不少香港人一样,觉得疫情中最令人气愤的是政府漠视市民诉求,把政治考虑凌驾在公共卫生之上。2月初时,政府对中港边境宽松处理,让不少国内旅客从香港转到世界各地。限聚令,一条为了防止传染病散播的条例,竟被警察用来驱散表达政见的市民。疫情至今,政府仍未能向基层市民提供足够的外科口罩。香港人对政府失去信心,努力自救,最终抗疫成功。

 

抗疫期间,市民对医护人员宠爱有加,不需列队鼓掌,你们偶尔的一句问候、加油,已十分窝心。一位明爱医院的好友分享了一个感人故事:他曾诊治一位严重的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呼吸困难的伯伯向同事说:「医生你也要小心保重呀!对我不要太尽力了……」病重的伯伯还关顾医护人员的安危,这就是香港人美好的一面。香港人更无私地向身边人分享大爱:小商户和年青人搜购和分派防疫用品给有需要的市民;清洁工人辛勤工作,保持环境卫生。大家坚守不同的岗位,各自为控制疫情努力。

 

有人问这次疫情后,它日还会有 SARS-COV 3.0 , 4.0, 甚至 5.0 侵袭吗?如袁国勇教授和龙振邦医生的文章说到,人类若不改陋习,继续在环境恶劣的湿货市埸卖买、屠宰野生动物,食野味,便会不断接触到来自自然界的新型病毒;若世界各地仍对传染病掉以轻心,拒绝快速、诚实地通报,像今次般全球疫情便会不断轮回。

 

亲爱的香港人,今次疫情和社会状况一样,反覆多变,必是一场持久战。希望大家能多学习公共卫生知识,不能随便松懈。香港人不需别人带领出发,大家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坚毅的决心,一同勇敢地捍卫这个城市的价值和健康。

 

马仲仪

2020年5月16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