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0523】港大教育学院荣休教授 程介明
2020-05-23

林校长:

很久没有见面了。相信正在忙于复课吧。

几个月的抗争,矛头逐渐明显地指向北京。一直发展到讲独立,践踏国旗。抗争的诉求,信息越来越模糊;抗争的行动,却似乎是无止境的破坏。

复课在即,香港大学教育学院荣休教授程介明谈教育:「政治与专业,是两个不同的空间,之间会有张力。我们从事教育的,不容易完全理解政治空间里面的逻辑、文化与运作;从事政治的,一样会不理解我们教育专业空间里的逻辑、文化与运作。……社会剧变,那不是你我可以操纵掌握的,更大的冲击与挑战也许还在后面。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如何在狂风暴雨之中,继续履行我们的天职?」,即看程介明写给教师的一封《香港家书》全文:

我一直担心,抗争者把香港与内地当成是敌对的双方,把没有发生的,当成已经发生;把可能发生的,当成是一定发生。结果在自己脑子里编织出一幅悲惨世界的图象。我在世界各地,包括内地,参与不少教育界的活动。教师很少会有政治上的担忧,都是相当放心地从事许多教育的改革与创新。

 

由此想到,不论有什么政治立法,香港的教师的专业空间,应该不会受到窒碍,反而应该不断扩大。从各国的抗疫,就可以看到,政治与专业,是两个不同的空间,之间会有张力。我们从事教育的,不容易完全理解政治空间里面的逻辑、文化与运作;从事政治的,一样会不理解我们教育专业空间里的逻辑、文化与运作。

 

不论什么政治立场的人,都容易把教育看成是一部机器,产品不对,年轻人出现问题,就一定是机器出了错。我们从事教育的,却很明白,年轻人的成长,他们的价值观的形成,有非常复杂的因素。不说别的,去年的社会风波,让我们明白了网上虚拟社会的威力。

 

我绝对不是要为教育卸责。相反,我们教育有极为重要的责任。香港停课,已经近四个月,到目前为止,是全球最长的。这段期间,虽然没有实体的课室,我们看到的是教学创新的大爆发。很多老师反映,学生其实更加主动了。

 

我们还看到老师之间、学校之间,毫无保留的互通信息、互相学习。

 

虽然不能面对面,我们看到的是师生之间的真情流露。不少老师,收到学生在网上的感谢、体恤与安慰。

 

有些老师说,在疫情之下,校内的同事,相处更加融洽了。我要特别向身兼家长的老师致敬。他们大概一天在做着两天的事,难以想像!

 

我说这些,不是「擦鞋」,而是衷心地向老师致敬。

 

复课是下一个挑战。复课,绝对不是「一切照旧」 那么简单。疫症期间,打开了不少新局面,许多创新的教学法、前所未有的学习材料、课程以外学习的机会、与学生交往的新途径,等等。如何延续?如何发扬?

 

总的来说,停课,让我们观察到学生主动的一面,让我们的教师的角色从「讲课」,转为学生学习的「设计师」。这种转变,难能可贵。复课以后,如何保持和发扬?

 

还有,停课期间,大家都怀念学校生活。有老师说,平常我们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学校生活,原来是那么宝贵。是否可以重新作一点设计,让学校生活的优点,充分发挥?

 

复课是新的挑战,以香港老师的活力,完全可以创造一个新常态。这是我们教师的专业天职。

 

林校长,我想找时间向您请教:

社会剧变,那不是你我可以操纵掌握的,更大的冲击与挑战也许还在后面。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如何在狂风暴雨之中,继续履行我们的天职?

一、我们还会受到来自各个方面非专业性的因素,不由分说地进入教育。如何让我们的老师不致卷入无关专业的漩涡?

二、正面来说,如何增强教师的专业自信心,如何在复杂的环境之下,能够凭着专业良心,专心和安心从事教育下一代的工作?

 

数月前我说过:疫症之下,我们与医务人员,都在为人类的生命而奋斗。医务人员,是挽救生命;教师,是给生命赋予意义。

祝您健康愉快!

程介明

2020年5月23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