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606】中大亚太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经济系客座教授 宋恩荣
2020-06-06

逸朗同学:

 

昨天收到你的电邮,提到因为港区国安法立法的影响,你的父母可能移民。在留港或离港之间,你不知如何取舍。 此外,在今天社会动荡的时刻,你寻找工作的努力,也是徒劳无功。

你的彷徨我十分理解。在过去一年,我们面对三个惊涛骇浪,一是反修例事件,二是新冠肺炎,三是最近的港区国安法立法和美国威胁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离港还是留港,牵涉很多个人因素,我不想在此唱高调;不过在社会出现混乱的时刻,我们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作理性思考。古人说:「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面对危机,更需要回顾香港人过去怎样渡过难关。

 

其实香港一直在中西双方的夹缝中生存,一方面从双方的交往受惠,另一方面也承受了双方对立 和冲突的压力。东西双方的冷战甚至热战,对香港来说是司空见惯;我们准备面对危机的时候,也要把握可能出现的契机。今天香港面对的震荡并非空前,也未必是绝后。

 

二战后的香港经历了两次大震荡,其一是1950年的韩战,其二1983年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的谈判。这些震荡严重损害香港经济,不过也带来转变的契机。1950年韩战爆发,美国带领整个「自由世界」对中国实行战略物资禁运;连胶布、红药水、棉花等日常用品,竟然也算作战略物资,禁止从香港运到内地,香港赖以为生的转口贸易一落千丈。香港出口在1952年下跌30%,并出现连续三年负增长,一共下跌了50%,情况远比今天严重 -- 今年首季出口收缩约9%。不料韩战的危机却成为香港蜕变成为制造业中心的契机,当年香港的成衣、玩具、塑胶花、手电筒的出口,皆位列世界第一,香港更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

 

1983年香港前途问题谈判的震荡,使港元汇率从 1美元兑6港元急剧贬值至1美元兑9.5港元,当时全港超级市场的日用品几乎被抢购一空。反观今天,虽然传媒有不少「走资」的报导,然而香港的联系汇率闻风不动,说明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十分稳健,也反映「走资」的压力不如坊间一般想像的严重。当年在移民潮中外移的港人,不少回流香港,谁知道历史是否会重演?

 

我没有水晶球,今天的局面是否将会显著恶化是未知之数;不过凡事总有两面,危机的一面有媒体不断渲染,可说是耳熟能详;契机的一面,却鲜有人提及。香港回归已经23年,香港如何保障国家安全的问题,始终缠绕着香港与中央的关系,成为中央政府心中的一根刺。香港与内地唇齿相依, 没有内地的合作, 香港众多深层次矛盾并不容易解决。如果国安问题得到妥善处理,香港与内地的交往, 是否可以重新出发? 是否可以成为合作建立香港进一步发展的基础?

 

港区国安法将通过基本法附件三成为香港法律;将来国安法在香港的执行、起诉及审讯的过程俱受基本法规管,而基本法对香港的人权、自由及司法独立皆有清晰保障。现时港区国安法尚未有详细条文,不少论者已经断言香港的人权、自由及司法独立将会荡然无存,是否过于武断?

 

最近香港美国商会调查会员对国安法的意见,有超过八成受访会员对立法表示非常关注或关注。美国商人关注危机是意料之内,不过也有美国商人看到有契机,例如有意见认为立法是好事,有助稳定治安恢复社会秩序,杜绝社会动荡;亦有人认为香港缺乏相关法例,而其他营商的地方有类似法律; 更有人认为,中美角力下,香港或有更多发展机遇。

 

古人说:「福兮祸所倚, 祸兮福所伏」, 祸福转化固有天意, 也要看人的努力。今天香港的美国商人能够看到危机中的契机, 我们香港人 -- 特别是我城的年轻人 -- 更加不能忽略危机中可能出现的契机。

 

            宋恩荣

2020年6月6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