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620】中大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研究助理教授陈宗诚
2020-06-20

Dora

 

你好吗?自去年夏天你邀我去英国林肯大学交流后,我们刚好分别了一年。今年你移居葡萄牙,原来五月份约定那里的会议,亦因为疫情关系取消了,真可惜。准备好送你另一张港产电影《沦落人》的DVD,只好暂时存放在我处。

 

你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葡萄牙人,却奇妙地喜爱香港本地文化。两年前你来到香港中文大学交流时,参观了沙田文化博物馆,想不到比我更迷上了金庸馆;在星光大道看见李小龙先生雕塑时比我更兴奋! 当然,近年我们合作研究旅游发展,更见你对香港情有独钟。过去一年香港面对各种危机,使我们更多透过网上讨论和反思香港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事实上,我们都同意,香港旅游业一直以典型的城市旅游模式为重心,即使有意拓展和推广文化和绿色旅游,亦不属于主流方向和策略,「购物天堂」和主题乐园,仍然是香港多年来推广的卖点。一个旅游目的地若侧重于某种单一旅游主题和产品,绝不是健康的现象,倘若该旅游主题和产品受到需求下跌或其他外在难以控制的因素所影响,目的地未必有足够的灵活性或抗逆力,作出有效且及时的应对。假如该外在因素涉及更长远或全球的市场改变,当地旅游业将受到很深的冲击,导致业界和本土经济下滑。此外,单一旅游主题亦只会为较少的持份者带来好处,长远亦非健康和可持续的旅游发展策略。

 

 

 

近年政府已经醒觉有需要发展多元化高增值旅游业,例如:2017-18年度财政预算案提出「向多元化及吸引高增值过夜旅客方向发展」,2018-19年度预算案提出「让旅游业健康及持续地发展」。还有2017年政府公布《旅游业发展蓝图》,亦可见政府开始有长远的旅游规划,这些都是好的方向。

 

更重要的是,香港政府和旅游业的持份者,是否愿意合力实践蓝图上的愿景和计划?眼见近年有不少地区性组织和社区机构,亦有心推动地区内的特色旅游产品和低碳本地游等,这些机构甚至能够组织起社区内的少数族群、长者银发一族、年轻一代或当区居民,带领游客从另一角色参观和体验社区,部分主题和导赏甚至与城市比较「暗黑」的另一面有关,例如了解灾害疫症历史、体验基层生活、探讨社会问题等,让旅客对香港有除了「维港」和高楼大厦以外的另一种认识,所谓「Travel like a local」。这些有意义的项目需要政策和制度上的配合和支持。这就是所谓「旅游本土化」,丹麦各地如首都哥本哈根的政府亦向这个方向推进旅游发展,得到不少当地居民和社区参与,主题亦包括自然生态、历史文化、慢活等。正如两年前你参观西贡盐田梓的时候,亦告诉我:原来香港有这么独特的小岛存在。

 

现今旅游业更全面地评估其可持续性。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将旅游发展和联合国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紧密连结。很明显,旅游业的发展成功,不应再单凭经济可持续性为唯一的重要标准,而是全面的,以经济、社会文化、特别是以生态环境为支柱,从一个更阔的角度检视旅游发展。我不希望香港像意大利威尼斯和荷兰阿姆斯特丹这些城市一样,出现过度旅游的情况。

 

为香港的旅游都市角色重新定位,必须详细了解和盘点我们拥有的优势、资源和独特性,以及如何让旅游业和社区全面参与旅游发展,从当中得益。单凭从上而下去改变「品牌形象」不会太过有效,毕竟城市品牌和形象从来都不如一种商品,相对容易管理。建立地方品牌需要本地居民和社区认同和支持,好让地方品牌能建立良好的基础。旅发局刚刚亦推出了「旅游.就在香港」一系列本地深度游和旅游产品的优惠,鼓励市民在港旅游及消费。我希望这些项目中有充份的社区参与和得益。

 

世纪疫症确实为全球旅游和每个人的生活都带来极大的冲击,但与此同时亦让我们好好反思旅游业对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以及为可持续旅游发展带来一个所谓「重设」的契机。

 

最后,期望你下次再访香港的时候,会见到香港在各方面都有更好的变化革新。保重,祝身体健康!

 

你的好友

Johnson

2020620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