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 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
2014-07-19

立彬:

日前和你午饭,发觉已很久没有机会和你静静地倾谈,香港的生活有时便是这样,每天生活营营役役,各有各忙,老朋友相聚想轻轻松松地互道近况,结果也要在我退下院长一位后才有时间,凑巧不经不觉我们大家均走到人生的另一阶段。在这里亦祝你一切顺利。



谈到香港的政局,大家都难免有点唏嘘。近年香港社会愈来愈两极化,泛民和建制两大政治板块都各走极端,温和理性的讨论空间已经愈来愈少。当然,每一个年代总会有一些较激进的人士,曾几何时我们自己也是过来人,但在以前的年代,激进很多时是为了争取理想,但今天我有时看到的是一些只是为激进而激进。他们似乎享受过程多于追求理想,甚至追求的目的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了。但是这是激进行爲的背后,其实又隐藏了多少对贫富悬殊,政府政策倾斜,和对社会不公的一些不满情绪呢?

 

经过几个月的谘询,政府日前公布了政改谘询的报告,特首同时亦向人大常委会提交报告,提请人大常委会就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及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是否作出修改作出决定,亦正式启动了政改的机制。一如所料,政改三人组的报告,基本上罗列出谘询的结果,政府自己没提出任何方案。报告里指出政府共收到124,700份来自不同团体和个人的意见书,而当中有83,000属问卷式意见和34,100范本式意见书,报告书没有进一步量化这些意见,但在用词方面,尤其是所谓「主流意见」,「大多数人意见」和「不少人士的意见」这些笼统的量化词汇里,明显地为政府的取态留下伏线。

 

虽然报告书基本上都反映了各方面的意见,但对不同建议的分析完全欠奉,亦没有提到5月3 日谘询期完结后的发展。特首的报告亦只是轻轻带过在谘询期完结后仍有不少市民支持公民提名,很明显政府是刻意将6.22 投票和7.1游行所反映的民意作低调处理,但低调处理会化解民怨还是只会增加民愤呢?

 

两份报告书均指出,由于坊间的注意力都集中于行政长官的选举安排上,所以建议毋须修改2016年的立法会产生办法。这点是令人失望的。社会上仍然有不少意见指出分组点票或功能团体与直选的比例应该作出修改,为2020年立法会全面直选作准备。但是,即使不修改立法会的组成办法,2016年的立法会仍然有不少改进的空间。第一,废除公司票仍然可行,而在这方面其实已有不少共识。第二,即使功能团体和直选的比例不变,政府仍然可以增加超级区议会的议席和减少传统功能团体的议席,亦同时可以扩大功能团体的选民基础,这些并不违背目前立法会产生办法,而减少传统功能团体的数目和废除公司票,正是迈向立法会全面直选的一步。

 

至于特首选举,虽然报告没有明确否定公民提名,但结论已是昭然若揭。特首报告书里指出「提名委员会拥有实质提名权,其提名权不可被直接或间接地削弱或绕过」,接着提出「要成功落实普选,必须以《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的相关解释及决定制订具体方案。」最后,借助法律专业团体和其他社会人士的意见指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的规定,至此,人大常委会几乎肯定会认同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

 

报告书亦重申提委会应由四大界别组成,人数不应超过1600人,候选人数目则在2至3名左右,提名门槛仍然可以商榷,但强调候选人必须「爱国爱港」,这些环节基本上在预料之中,其实民间已经有不少人士正是循这些方向设计一些所谓温和的方案,我希望下一步大家可以就这些不同方案作较完整的分析和讨论,而非如报告书中以斩件形式罗列不同部分的意见。目前的关键是人大常委会会否进一步收窄框架,例如要求全票制或提高提名的门槛等。如果人大常委会不作进一步收紧,则香港仍然有一些讨论的空间,目前的框架甚至是仍未排除公民推荐或在提委会内增加较大比例的民选成份,但如果人大常委会进一步收窄框架的话,势必引发大型的抗争,而政改的出路相信会令人很担忧。

 

我相信大部分市民希望在2017年可以普选特首,大部分市民亦对以前选举委员会这种组成和程序没有信心,大家不愿意沦为举手机器,没有真正的选择。选举是没有百分之一百的安全系数,如果要设计一个有百分百安全系数的选举,那只会是任命而不是选举。任何选举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是建基于对选民的信心,而过往香港亦多次证明了香港的选民是理性地作出选择。如果担心五百多万名合资格选民一人一票仍然会选出一个和中央对着干的特首,那麽问题已不再在特首选举而是在更严重的中央与香港的关系了。另一方面,所谓「对着干」,可能只是指一些会向中央极力争取甚至会说真话的特首。由管治的角度来看,一个敢言进取和得到人民支持的特首,不是比一个只懂奉迎,唯唯诺诺和不得民心的下属,对香港和中国的发展更好吗?

 

中央政府会不会愿意接受一个没有百分百安全系数的选举呢?要设计一套能够符合中央政府经已设下的限制但是仍然可以给不同政见的人士可以有一个合理的机会参选的制度并非太难,困难的反而是各方是否愿意接受这种一方面没有公民提名,但另一方面又容许一些不同政见的人士都有机会参选的制度。在目前越趋两极化的政治环境下,对能达成这种协议的前景我实在不敢乐观。

 

在中环48楼的餐厅向下望,维港是很平静,很美丽,香港有今天的成就其实得来不易,我只能够希望明天会更好。

 

身体健康

                                                      文敏

                                                                                                                                                  2014年7月 19日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