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十三学者方案」倡议者之一宋恩荣
2014-08-11

晖:

    自从你15岁离港留学和工作,至今十多年,与你都是聚少离多。今年藉暑期之便到纽约探望你,能稍聚天伦。本来打算在纽约逗留三个月,却因香港政改面临关键时刻,不得不提早回港帮助朋友推动13学者方案,实在舍不得离开你。

   你工作虽然十分繁忙,可是对香港的政局仍有精确的掌握,也明白推动政改的意义。我们两父子都知道,如果政改触礁而原地踏步,不但香港可能出现难以管治的局 面,全国利益也会受损。我提早回港,不单只是希望能够帮助朋友推动政改,也是希望香港将来能有健康活泼的环境,容许我们下一代,包括你和你的朋友,能够回 港发展。

    记得初次跟你闲聊时提到13学者方案,你很快便掌握了方案的精要是提委会民主化,通过增加民选提委1200人,使提委会有一半民选议席。这样市民便可透过 民选提委参与提名特首候选人。至于选举的提名方式和程序等细节,坊间认为难以明了,你却能迅速掌握,的确是后生可畏。

    你不但支持我推动政改工作,也对13学者方案有实质的帮助。记得在7月11日,13学者要求特区政府延迟提交政报告,希望社会有更多时间凝聚共识,林郑月 娥司长在翌日便迅速回应。当时我们一家人在纽约餐馆用膳,我和香港的朋友,通过电子传媒都看到林郑对13学者的回应,不过还未找到林郑回应的全文。当时你 用手机很快便找到全文给我看,我便立即传给香港的朋友。说到网上搜寻,我们上一代都没有你们下一代敏捷。

    回港后几天,我们13学者便召开了第二次记招待会,发表了方案的改良版本,并倡仪用「名单制」让特首候选人出选。如林郑所言,政改袛有狭窄的罅缝。「名单 制」的目的,是让香港成功通过这个罅缝,一方面能够满足基本法的要求,提委会须按「民主程序」提名特首候选人,另一方面则要照顾香港广阔的政治光谱,让泛 民的人选有出选的机会。「名单制」的设计,是把泛民与建制的人选放入同一张名单,给提委会表决。这个设计,是催逼对立的双方谈判及妥协,使建制与泛民的人 选都有出选的机会。

    记得在七月下旬,我透过电话与香港的朋友谈「名单制」。我们仔细推敲了几天,还未有万全的方案。记得当我们全家在纽约的餐馆用晚饭,我向你提到「名单制」 的问题,你敏锐地看到「名单制」会催逼对立的双方磋商,更提出各种不同的磋商模式。你当时的见解,加深了我对「名单制」的思考。后来回港之后,我们13学 者终于解决了「名单制」的问题,凭借的是集体智慧,其中也包括了你的智慧。

    在13学者的记者招待会后,我便马不停蹄应付传媒的访问。13学者方案成为传媒焦点,固然值得高兴,可是我同时感到莫名的无奈和悲哀。我们是学者而非政治 人物,在政改这关乎香港前途的问题上,社会应该有多种既符合基本法,又能照顾香港政治现实的政改方案。政改的罅缝虽然狭窄,香港仍然应该有多种合法、合 情、合理的方案供市民考虑。政改谘询开展至今已有一年,为何我们社会祗会在一些不合宪法和不切实际的口号上浪费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为何要到最后一刻,我们 才明白要集中讨论提委会民主化?为何要到最后一刻,我们才知道要凝聚共识?13学者方案祗是一家之言,传媒在这最后一刻聚焦这方案,正说明香港社会的创意 是如何贫乏。在设计政改方案问题上,香港几乎交了白卷!

    如今香港走向两极分化,政治人物发声的目的,往往是为了表态而非真诚的对话和沟通,只有喊口号而没有虚心聆听。在这社会严重撕裂的时刻,让我以法兰西斯的 祷文与你共勉:「使我作祢和平之子,在绝望之处播下祢盼望;在幽暗之处播下祢光明......」。在政改前路几乎绝望之际,我们祈求一线曙光。

                                                                                                                                                                                     爸爸
                                                                                                                                                                      2014年8月9日


【香港家书】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