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十八学者方案倡议人 方志恒
2014-09-01

伽伽:
 
你的三岁生日快到了,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呢?
 
爹哋由于工作繁忙,平常陪伴你的时间本来已经不多。最近几个月,爹哋因为要推动「十八学者方案」,工作变得更加繁忙,日间既要处理院校的教学及研究工作,下班回家后还要忙于政改,打电邮、写文章、做电话访问、跟政界朋友讨论政改形势等等,每天跟你玩耍的时间比以往更少,心里感到十分抱歉。
 
我跟一班学者朋友,之所以费尽心力去推动「十八学者方案」,是希望能够在当前的政治夹缝之中,尝试寻求一个各方接受的政改共识。「十八学者方案」由四大元素构成,包括「公民推荐」、「八分之一提名门槛」、以个人票扩大「提名委员会」选民基础及「两轮投票制」。方案的背后理念,是尝试同时回应泛民主派的真普选诉求,和北京对国家安全的忧虑。
 
明天,全国人大常委就会决定政改框架,根据现时的决议草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会规定提名门槛须获「过半数」提委支持,并且将特首候选人数目限定在2至3人,如果消息属实,人大决定将会完全封杀「十八学者方案」这类中间温和方案,扼杀了不同政见人士参与特首选举的空间。假普选的结局,已经清晰地写在墙上。


面对当前的政局,我感到愤怒之余,亦充满感慨。因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标志着八十年代以来「民主回归论」所代表的改革主义路线——一种对中国改革抱有希望、对香港回归后实现民主治港的乐观思潮——已经正式寿终正寝了。转眼匆匆三十年,民主治港的梦想,到了2014年,终于正式幻灭。今后香港民主运动何去何从,是走上全面抗争的道路,抑或是演变成本土意识运动,短时间内也许仍未有定案,但任何的对话、改革、中间、温和路线,都已经走到尽头,不可能再继续下去。
 
但我无悔推动「十八学者方案」,这是改革主义路线的最后努力,它的失败令我们必须全面反思香港民主运动的出路,尝试思考一套新的本土民主论述。
 
无论如何,今次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其实代表了北京已经向港人撕破脸,坚持要制定一套必然筛走泛民主派、全面操控的特首选举制度。事已至此,我认为泛民主派亦毋须浪费时间再谈判下去,应为否决政改方案做好准备。
 
你记得早前爹哋教你的一句话,「我是香港人」吗?我不时故意测试你是否记得这句话,目的是要从小培养你的本土意识。
 
面对当前北京一左二窄的强硬对港政策,本土意识是我们香港人捍卫一国两制
和核心价值的最后防线。我们必须向北京展示,香港人有不惜拉倒假普选的决心和志气。而最有效的方法,是由公民社会推动进行「第二次民间投票」,藉此展示「政制自决」的精神,希望能够继622民间投票后,再次动员港人的主体意识,为下一波的民主运动汇聚力量。
 
为了你们这些小孩子的未来,我们必须坚持战斗下去。希望你将来长大之后,能够明白得到,我们今天之所以前仆后继,到底是为何而战、为谁而战。
 
爹哋
2014年8月30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