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 陈祖为教授
2014-10-11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教授陈祖为

(Yvonne 是学联常委梁丽帼)

 

Yvonne:

在报章上看到你说是阴差阳错地当上港大学生会会长,亦因而阴差阳错地当上学联常委。你们占领了被政府围封了的公民广场,政府竟以强硬手段对付你们,引发了一场无人能预见、举世瞩目的雨伞抗争。你由一位政政系学生走到今天运动的最前线,歴史真是偶然。

在这封信中,我不准备跟你谈最新的事态发展,因为事情变化太快,今天所讲的,很快便是明白黄花。所以,我想与你谈这场民主运动的一些其他问题。

 

西方的一些哲学家,如亚里士多德和Michael Oakeshott (迈克尔.奥克肖特) ,都认为年青人不宜参政。这观点或许需要修正。在这场运动中,同学的表现很有勇气,有原则,有新思维,为香港的民主运动开创了新的局面。而很多年青人在这场运动中展示了上佳的公民质素,令世人动容。有人说,年青人易受操纵,容易成为棋子,但我觉得,成年人为了他们的生计、利益、权位,更易受人操控。

年青人力求自主,也是一件好事。不过,这也不是代表你们无须重视成年人的参与。成年人的经验,见识和人脉,可给你们莫大帮助。在过去一段时间,我知道「占中三子」和泛民一直都向学生提供了不少意见和资源,亦配合了学生所选择方向,但是往往当他们在集会中上台讲话,不少人都不以为然;过去一阵子,学生组织亦在表面上与他们保持距离。我希望,年青人不应因为他们过去的表现和路线而拒绝他们,反而应该互补长短。

年青人讲求自由自主,这个特点亦见诸于公民社会组织。很多时,公民社会组织之间不能合作,又或就算是合作,也相当的短暂,合则来不合则去,所以在一个社会运动中,不同的公民社会组织要有长久合作极之困难。诚然,在这次运动中,我们见到很多人自发地承担各样的工作,担当不同的角色,例如设立不同的物资站、救护站,自行去扩展「占领区」、担当纠察等。虽然这对于整个运动的持续性起了作用,可是到了关键时刻,自发而平等的公民运动,因为缺乏协调和有效领导,亦因意见不合而无法快速有效应变,导致进退失据,最终可能失败收场。长远而言,公民社会和泛民主派应该要有协调合作,我们不可能只有一个强大而散乱的公民社会,而民主政党在议会则力量薄弱,得不到公民社会的信任。这并不健康,也不有利民主运动的长远发展。

 艺人黄子华最近的栋笃笑演出,内容不乏最近这场「雨伞运动」的元素,在网络上广传。黄子华说得好,在这场运动中,香港人已充份表现出仁与勇。现在就看我们的智慧了。智慧不是与生俱来的,需要从经验与错误中摸索,谦虚自省,慎思明辨。Yvonne,这段日子与你有不少对话,觉得是你愿意聆听沟通的,虽然在一些重要的策略上,我们仍有不同的意见,但我也不能肯定我是对你是错。坦白说,学联在这场运动中的表现有点飘忽,究竟这是智慧的运用,还是进退失据,局外人难以明白,答案只能留给历史。我唯有祈求苍天,赐给你和其他学生们多点智慧吧!

 

                                                                                                                                                                  陈祖为

2014年10月11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