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学运写下历史
2014-10-28

香港的雨伞运动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事件引来国际社会的关注,欧美元首纷纷发话,其中,德国总统高克在柏林围墙推倒25周年纪念活动中,讲到1989年10月东德莱比锡的大示威,民众无惧独裁统治追求自由和民主,推倒围墙。他相信今日占中的年轻人有着同一份精神。

 

官员放话除了是捞政治资本,我相信亦是因为学生走上街头的景像,的确触动了德国人心中的一些角落,一些回忆。我的德国朋友跟我谈及雨伞运动,都会不约而同地提及1968年那场学运。

当时德国学生所谈的是远比今日激进的反资本主义霸权、世界革命。这场学生运动得不到经历战后重建,渴望稳定的上一代支持。建制的镇压,引来学生的顽抗;社会 爆发骚动,整场运动中有两名学生被枪击,其中一个射杀学生的是警员。之后德国联邦议会通过紧急状态法,学运以失败告终,但就不能阻止一代人的觉醒,深远的影响了德国政治发展。

但当年的德国经历了二次大战的教训,致力建立宽大的民主制度。学运瓦解后,除了极小部分的人走上暴力之路,成立恐怖组织「赤军联」,刺杀资本家外;许多相信改革的学生其实都被执政的社民党和自民党吸纳;有更多的投身环保、劳工等基层议题,成立公民 自发组织,促成了80年代绿党成立,成为德国重要的变革力量。

早前我乘长途车,由波兰返德国,边境两面山色其实很相 似,但我一望就知道哪边是德国,因为只有德国的山头,才会处处风车,屋顶都是太阳能发电器。我家后面的大公园也竖立了一排的风车,是个积极参与废核的社 区。德国是第一个宣布全面废核的国家,废核运动在绿党带动下,算是近年最重大最成功的公民运动。而这种不要核电厂,转而由民间在后园建风车、太阳能板,回 归社区、回归自然的做法,正正是来自当年学运反资本主义的精神。

六八学运中,学生被警察枪杀,也引发社会对执法者角 色的讨论。经过二战,德国人反思不断,对极权产生抗体,对执法机关的权力规限也很警剔。有一个故事 或者大家都听过。1992年柏林围墙倒下3年后,曾驻守柏林围墙的前东德士兵被带上法庭,他因为射杀试图攀越围墙的逃亡者,被判三年半徒刑。他抗辩说,我 只是执行命令吧了,但法官严正地说,不是所有当时合法的事,都是正确的,没有人有权利去漠视他的良知。事件成为重要判例。

下个月就是柏林围墙倒下25周年,到时德国人会在当年围墙的位置点亮8000盏气球灯,提醒大家时至今日,这个世界的高墙仍然无处不在。

 

Photo Credit:Bruno Barbey、Hennercrusius

撰稿∶刘德欣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十万八千里】

主持/编导 : 陆宇光 , 谭永晖
环节制作:袁梓佩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包括陈家洛、邓特抗、沈旭晖、孔诰烽、林泉忠、杨达、黎加路、阮纪宏、马毅、施颖莹、洪磐、聂依文、区炜洪等,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