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前自由党党魁 田北俊
2014-11-01

Peter:

踏入11月,本来是秋高气爽、使人心情舒畅的时候,只可惜香港正处于一个「多事之秋」,社会上充满了怨气,更出现了严重的分化和撕裂,令我同自由党,跟很多市民一样都感到心情沉重。

回想大概一年前,当占中三子提议「占中」的时候,我们已经预料到这个群众运动,必定会对香港的经济、金融以至国际形象造成损害;但是我们万万都估不到这 次「占中」,竟然会演变成现时的规模,持续超过一个月仍未结束,继续有示威者在金钟、旺角和铜锣湾占据主要马路。而且当中不但打击了附近商户的生意,连终 日为口奔驰的职业司机、以及普罗市民的日常生活都大受影响,很多市民每天返工返学,都要忍受长时间塞车之苦,因而怨声四起,引发「占中」与「反占中」市民 多次冲突。更严重的是,因为这次的「占中」行动,香港的法治基础亦受到动摇。即使法庭已经发出临时禁制令,但示威者依然视若无睹,一句「公民抗命」就有法 不依,而警方又未有效执法,实在给人有种「无法无天」的感觉。

 

同时间,立法会的泛民议员又发起「不合作运动」,意图令大部分议案无法通过,瘫痪议会和政府运作。现时立法会绝大部分的开会时间,都浪费在点算人 数、无 谓的发言和动议投票之中,「拉布」情况遍及各个大小会议,已经令到立法会原有的立法和审批拨款两大职能,无法正常运作。

面对这次大规模的议会内外抗争行动,我认为,作为一个「行政主导」的政府,是责无旁贷要尽快处理的。正如我以前三番四次建议特首和政府,切勿过于「行政 霸道」,抗拒不同政党和市民提出的意见。可惜特首似乎未有接纳意见,一直与立法会各党派缺乏交流,终于造成现时行政立法关系非常恶劣的局面。

正因为预期政府的管治在未来两、三年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各项计划将难以如期落实,所以我在上周五提出希望特首梁振英考虑请辞,让继任人可以重新出 发,与广大市民及立法会各党派建立良好的沟通。虽然因此我被全国政协常委免除了政协委员的资格,但我仍然希望这番说话能够给特首一点启示。

既然特首已经决定不会请辞而想继续做好他的工作,我好希望特首能够告诉香港人,究竟怎样可以解决目前的困境?又怎样在中央和香港的矛盾之中,找出对香港有利而又令国家可以接受的办法?因为这些都是所有香港人,不论是蓝、黄、左、中、右的人士,都好希望知道的。

Peter,在我被免除政协资格后,收到你以及其他不少市民的来信和电话,当中有像你般支持和鼓励我的,也有反对和不满我的。但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我 都同样表示感谢,亦会虚心接受。其中,令我深深感动的,就是好多沉默的大多数向我表达心声,希望我同其他四位自由党立法会议员,尽力为他们继续服务,争取 他们的诉求。

目前,社会的分化和撕裂,已经去到一个非常严重的地步,持续下去,我担心香港的经济、社会各方面都会受到极大损害,并非只用一、两年时间便可以弥补。我很希望各界朋友可以冷静下来,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化解大家的分歧。

现时仍然参与「占中」的人士,固然要尽快停止这种威迫的手法。既然大家的出发点都是想香港好,而你们的声音亦已经给全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清楚听到,现在是时候走到另一阶段,大家坐下来慢慢协商。

而特首及各官员亦应该放下高高在上的长官心态,主动走入群众,多听市民的不同意见;同时亦要尽快修补与不同党派,特别是泛民议员的关系,希望令「不合作运动」尽快结束,让立法会可以回复正常运作。

至于泛民的朋友,亦应该认真想一想,如果继续凡事都拖政府的后腿,就算成功瘫痪了议会、瘫痪了政府的施政,这真是对市民好、对香港好吗?换个角度想,如果我们齐心协力监察好政府施政,为市民争取最大的福祉,我肯定这更符合市民对议员的期望。


                                                                                                                                                                   田北俊
                                                                                                                                                       2014年11月1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