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社联行政总裁 蔡海伟
2014-11-08

江少:

很久没跟你联络,下笔之时,占领运动已超过一个月,你在外地也有留意着事态发展吧。如果此刻你身在香港,在占领区走走,必定惊叹当下年轻人的坚定、睿智和创造力,但回到日常生活和工作,却慨叹社会撕裂无比严重。

究竟是什么把我们推到临界点?占领运动是原因,抑或只是触发点,把长久以来的撕裂表面化?

 

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早在2002年成立「社会凝聚力小组」,探讨如何协助政府提升社会凝聚力,同时制订策略。可惜,十多年来,特区政府在凝聚社会方面不但没有寸进,更是每况愈下。归根究底,是政治、经济和社会三个层面都出现问题,令市民对政府失去信任。

 

在政治方面,民主政制遥遥无期当然是占领运动的主要起因,不民主的政治制度被视为巩固「行政霸权」的工具,令特首及议会更缺乏认受性及政治合理性。而特区政府未有提升制订政策的透明度及谘询程序,亦令政府施政举步维艰。

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的发展,大大改变了青少年以至成人的生活及社交模式,不少人每天在网上论坛就各种社会时事、政经政策发表意见,已逐渐形成一种自主、直接 参与的文化。但政府的政策谘询过程仍然停留在十多、二十年前的思维。更甚的是,在一些重要及具争议性的政策上,更往往吸引一些团体以各种方式鼓励市民递交 样板式的意见书,尝试以数字取胜,但道理却说不清,结果令正反双方愈加撕裂。

事实上,在香港这个多元社会,不可能单单靠数人数,硬要少数服从多数,相反在决策过程中,应吸纳最多人的意见,让不同意见的人感到被尊重。

有政党提议在不同谘询架构吸纳年轻人,但重点在于当局是否真正乐意接受不同意见。我在不同场合亦多次听到谘询架构成员埋怨政府不重视他们的意见,沦为橡皮图章。

这群朋友皆是社会精英,在专业领域均有成就,如其意见也不获重视,可想而知,公众,尤其是年轻人又如何信任政府会广纳民意?

 

在经济方面,经济成果无法惠及每个巿民,贫富差距拉阔,甚至造成市民与财团对立的局面。近期有关取消强积金抵销长期服务金和遣散费的讨论,本来取消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因为商界反对而束之高阁,进一步加剧劳资双方的张力。

 

在社会方面,除了贫穷问题严重外,很多市民对教育及医疗制度亦十分不满,房屋价格飈升造成不少怨气,而福利服务不足,令弱势社群如长者及残疾人士须长期轮候服务,亦是社会不公义的象征。

社会、经济和政治失衡,造成了今日的社会撕裂。解决方法,不离切实履行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让每个人有均衡参与的机会,分享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成果。

欧洲议会在2010年通过一项推进社会凝聚力的新策略,提出社会凝聚力是实践人权、民主及法治三项核心价值的基础,而分化及不公平的社会不但属于不公义,亦令社会稳定受到冲击。

占领运动发生后,翻看这份文件,令我们更能领略个中意思。社会凝聚力、民主、人权、法治及社会稳定,互为影响,缺一不可。

有人批评,殖民地时代,香港人没有公民意识,对社会没有承担感,大家最好不问政治,只做经济动物。回归十七年,如果当权者仍然以相同思维管治香港,就只会越来越远离群众,越难听清楚人民的声音。

 

今次占领运动,对政府,甚至整体社会是当头棒喝。社工的训练,让我在困难中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这几个星期,我看到年轻人不但有梦想,更愿意为理想而付出,公民社会未来发展将更多蓬勃,只要政府当局和公民社会愿意成为真正伙伴,应该是香港的福气。

有时间你亦来香港感受一下占领运动的气氛吧。祝你及Josephine身体健康!

 

                                                                                                                                                                  海伟 上

                                                                                                                                                       2014年11月8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