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古物谘询委员会主席 林筱鲁
2014-11-29

绮桦:

你在外国长大,我一直都没有机会跟你说香港的历史。很多人以为香港由英国人管治之前,只是一条小渔村,但其实香港很久以前就有人聚居,亦和中国其它地方有贸易往来。上年年底,我们在兴建沙中綫的地盘范围里,找到很多文物及古迹,尤其是在宋、元时期的文化层发现好几个井,还有房基、水渠,以及不少器物,当中有非常完整的香炉和碗,考古专家说是来自浙江及福建,可能与海上贸易有关。这次可说是近年的考古大发现,有实物证明千多年前,已经有重要的聚落,不用单靠历史传说和文献推测。

但是,这些发现正正位于沙中綫土瓜湾站之上。政府和和港铁公司指,为了考古发掘和保护一些重要遗迹的临时工程,沙中綫工程已经延迟了11个月,多用了31亿。原址保留其中七个遗迹,需要另外用10亿。现在要决定的,是用何种方式保留位于车站上盖中央的古井和引水槽,最昂贵的方案要多用十三亿,及延长施工时间4个月,又指每迟一个月作决定,就要多用2.5亿。所以近日都很多人问一个问题:究竟保育何价?

 

从古迹保育的角度来说,今次就算有争议,都可以说是开心的争议,不是争拗古迹是否值得保留,而是讨论那个保育方案最合适。

我很明白市民大众都关心公帑能否用得其所,亦希望沙中綫能够早日通车,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将最便宜和最快完工的方案当作最合适的方案,因为保育古迹是为了彰显历史;同样理由,最昂贵和工程最复杂的方案,亦未必是最好的方案,不是花钱越多,耗时越久,就代表古迹越有价值。

亦有不少声音说要原址保育。我问过好几位考古专家及学者,他们不约而同跟我说,考古的工作和目的,是通过解构发掘到的古迹,了解当时的人文生活和经济面 貌,所以考古工作是一个「破坏」古迹的过程。如果强调不能拆、不能移动,那就不如将古迹长埋地下。我不得不问自己,最原汁原味的原址保育方案,是不是将古 井和引水槽再埋于泥土里面?又是否不应该将出土的陶瓷片拼回原状呢?如果是这样,那保育的意义又在哪?

其实,无论什么保育方案,都必须要让市民大众欣赏到和了解到文物本身的历史文化价值,才可以深化社会对文物保育的支持和认识。

有 争议的那个井,和同其它宋、元时期的遗迹相比,最特别之处是它周边完全没有其它发现,孤零零一个井座落于圣山西南面的山脚,而引水槽就是系晚清民国时期加 上的,估计是用来引圣山的水到井里,加上的时候就已经破坏了古井原本的一部分结构,这点是经考古专家横切解剖古井的上半部才了解到,但是因为周边什么都没 有,不能够确定井水的用途。

如果照现时的位置及状况保育这个井和同水槽,它会距离另外两个遗址群百多米左右,而距离将来公园的地面就有三、四米。我们开古谘会会议时,有很多同事都担心,将来市民要看到井和水槽会否很困难?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将古迹先移走,然后重置于同一地点的地面位置,会否更有利市民观赏体验?但这样做究竟对古迹的文物价值影响几多?不同人就自必然有不同的意见。

无论最终的方案如何,我希望你下次回港时带你去建成的宋王台公园,一齐欣赏今天我们保留了的古迹和出土文物,更可以顺道游览龙津古桥、城寨公园和侯王庙,肯定足够填满我们一整天的古迹游行程。

祝生活愉快

                                                                                                                                 舅父字
                                                                                                                       2014年11月29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