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超雄: 两电利润管制
2012-02-28

(左起) 周梁淑怡, 廖成利, 陈婉娴, 蒋丽芸, 张超雄参与《五枝旗杆》第二辑。
(左起) 周梁淑怡, 廖成利, 陈婉娴, 蒋丽芸, 张超雄参与《五枝旗杆》第二辑。

《五枝旗杆》第二辑
第一回: 两电利润管制
主旗手:张超雄
播出日期: 2012年1月3日

提案原因及背景:

公共事业(例如水、电、煤、电话、交通等)有别于一般生意,由于它们是必需品,并且往往拥有垄断地位,巿民必需使用但无从在巿场自由选择,因此它们的成立、运作、以及收费等都必须受严格管制和公衆监察。政府更是责无旁贷,有权亦有责任监管这些公共事业,以保障巿民利益。

两电今年大幅增加电费,增幅远超通胀,巿民及商户任由宰割,政府竟然只能表示无奈和出口术反对,充分表露特区政府的无能、虚伪、和失职。两电今年的加价,是根据2008年政府和两电达成的《管制计划协议》而进行的。此协议为期十年至2018,若2013年中期检讨没有争议,协议可再廷五年至2023年,这个「丧权误港」的协议还可以遗害公衆多年。所谓利润管制,其实就是利润保证,以资产值作为计算准许利润的基数,明显落后于时代,并做成两电多年无必要地投资和浪费。我们认为政府必须立即亡羊补牢,采纳以下建议:


建议:

1. 阳光政策
虽然两电是根据《管制计划协议》进行加价,但由于帐目不透明,公衆根本无从知悉加幅是否有违协议。更甚者,是中电在17天内竟然有三个不同版本的加价方案,每次都坚持不能改,郄像玩魔术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巿民在没有充足资讯下,只能看得目瞪口呆,难道电费的修订,可以是这般儿戏?两电的利润既以公司的资产为本,而资产如何计算竟然全不透明,世上岂有如此不平等的交易。我们建议政府立即命令两电公开帐目,让公衆了解两电加价的理据。立法会亦应运用《权力及特权法案》,逼令两电公开帐目。

2.    成立专责小组 进行中期检讨
过往只由政府部门技术官僚负责与两电商讨协议,每次协议结果都明显有利两电而不利巿民,显示政府可能并不中立,或者技不如人,《明报》社评以博士对中学生比喻双方实力悬殊。因此,政府应立即成立专责小组,而小组成员应包括政府以外的专才及独立人士,政府代表亦应专责专项地投入工作,及早啓动中期检讨,并为2018年合约期满安排作准备。此外,由于两电有强大的购买力,很多本地甚至外国专家都有商业交易,因此,专责小组成员必须严格控制利益冲突,才可保持小组的独立性。除以上工作外, 小组可过渡成为「能源供应监察委员会」,执行政府要订立的全面能源政策。

3. 将中期检讨结果交立法会审议
2013年中期检讨的结果,应交由立法会审议。除交代中期检讨外,政府应立即展开开放电力巿场计划,并就未来香港供电模式提出政策文件作公衆谘询,亦不应排除长远将供电公营化。

4. 成立独立能源供应监管委员会
能源供应是重要的公共事业,包括电、天然气、以及石油等,它们往往亦拥有垄断地位,政府应为香港订立长远整体能源政策,并成立独立能源供应监管委员会,去监察政策的推行,和规管这些重要公共事业。

5. 将2018两电协议延续决策权交给立法会 立法规管电力供应
政府过去已经多番失职,未能有效地与两电达成平衡商业及公衆利益的协议。因此,若要重新与两电签署新协议,决策权应交给立法会,形式亦应从目前的协议改为立法,让公衆知悉及参与,并且以法例而非商业合约去维护公衆利益。

6.   立即改变目前累退式收费 停止以住户及中小企补贴高用量者
中电目前的收费模式,其实是以一般住户及中小企付出较高昂的电费,去补贴高用电量的财团,包括大型商厦及购物中心等。绿色和平指出,中电的特惠客户只占总用户的0.19%,但用电量却占总用量的42%,他们享有特别优惠,在非繁忙时段,每度电的电费可以低至只是一般住户的约三分之一,明显是鼓励大量电及优惠大财团。一不公义,二不环保。两电必须立即改革这种累退的收费模式。 

专题分类:五枝旗杆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