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社会系副教授 陈健民
2014-12-13

柏坚:

占领结束了,就想写一封信给你,感谢你在这段日子守望着我。作为占中纠察,你们每天处理雨伞广场的大小事宜已够吃力,但为了我的人身安全,你总是倍伴我出外开会。晚上我留守金钟,你仍是不离不弃,在附近席地而睡,令我十分感动。

占中运动开展接近两年,三子和一些核心义工都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威吓,深深体会到政权暴戾的本质。但我们总觉得有天使守护左右,反而劝你们不要过虑。我们更担心的,是学生的安危,以至紧接着的秋后算账。但他们更是无畏无惧,一往无前。

全赖年轻人的生命力,令这场雨伞运动充满创造和想像。我们除了在催泪烟雾中见证了港人争取民主的决心、在各种暴力冲击的关头惊讶非暴力信念的强大,我们更看到占领区艺术创作如春花绽放,各色人等在大小论坛中月旦政事,人们在不同角落分享音乐和手工制作,义工修桥搭路、相互扶持。雨伞运动被批评决策混乱、没有方向,是 「没有大会、只有群众」 的后遗症。但从另一角度看,每一个物资站、每一道路障都由个别义工自发管理,拒绝一切从上而下的指令,只有商讨才能决定进退,亦令运动生机蓬勃。到过「连侬墙」的人会明白,占领区其实是人们梦想的投射,他们都在寻找平等、分享、环保和充满美感的生活空间,而这一切是以叛逆各种压迫、规训、迷思作为起点。占领打破了常规,在没有空气汚染的晚上,年轻人躺卧在高速马路上看金钟的月亮,必定释放更多对未来的想像。

正是这个原因,后占领的管治问题,根本无可能靠连串的地区舞会,或者吸纳更多泛民和青年进入谘询平台可以解决。以警棍作为权力基础的梁振英政府已经向一代人宣战,打在占领者身上的瘀伤或随岁月消散,但深藏的怨愤将以不同的形态反弹。学生领袖一直担心占领没取得实际成果,一旦退场,青年一代将被强烈的失败感所淹没。我觉得这种面对高墙的无力感的确在中年和中产中蔓延,但我倒相信年轻人的生命力会战胜这种犬儒心态。比较令人担心的,是有部份青年正在认真思考放弃非暴力原则,以更勇武的方式进行抗争。我不想浪漫化 「爱与和平」 的力量,但如果一个和平占领运动已引发社会剧烈的争论,暴力抗争又如何在香港这个处境中赢取民众的同情?我们是否应思考更多如水流动的抗争方式,从狮子山上的直幡、到报章上不同中学校友的广告、甚至鸠鸣革命,让 「抗命不认命」的精神延续下去,直到政府真正明白现在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后占领」出现的无力感和激进化是预料中事,始料不及的是青年对议会政治的看法。人大831的决定已宣布特首真普选无望、2016年立法会选举方法不变,引伸2020年全面普选立法会亦近乎泡影。在此形势下,我估计主流泛民的「议会路线」 将被 「街头路线」 全面取替,因为作为 「永远少数派」乖乖地坐在议会论政是徒劳无功的。但当占领者思考如何转化雨伞运动时,不少人都认真考虑参与区议会甚至立法会选举,要用新生代的选票踢走保皇党。我感觉这不是一时冲动,而是青年人渴望泛民彻底更新,以更开放的心态与一个液态的公民社会里应外合,挑战被小圈子占领了的议会和公权力。即使改变不了这个制度,亦要以最辛棘的方式去暴露、嘲笑、鞭挞当权者试图用语言伪术遮掩的真相。这是泛民世代更替的时机。

随着日前警方的清场,占领行动已走向终结。我看着许多学生和市民被拘捕的时候,心里十分难过,但亦感恩占领能以和平的方式结束。公民抗命是为了公义的原因,以和平的方式有限度地违反法律,然后主动去承担法律的责任,迫使当权者和民众对制度进行反思。我感谢每一位在当天为了香港而作出牺牲的市民。

柏坚,占中三子自首那天,义工们说你在警署外流下男儿泪,但结果我们却没有被警方拘留。现在政府已成功清场,相信三子不久亦会被捕。假如发生,希望你不要伤感。在这时代,被捕渐渐已变成公民责任。我寄望像你这样有理想的青年,会创造一个平等、分享、环保和充满美感的世界,在那里公民无需占领公路都看到皎洁的月亮。

                                                                                                                                               陈健民

                                                                                                                                  2014年12月13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