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成利: 设立扶贫委员会 处理贫穷问题
2012-02-28


《五枝旗杆》第二辑
第五回: 设立扶贫委员会,处理贫穷问题
播出日期: 2012年1月31日
主旗手:廖成利

提案原因及背景:

大家称呼我老虎仔,因为我在老虎岩(即现时的乐富)长大。四十年前,我的妈妈是在老虎岩卖猪肠粉的,她没有扎脚,但每日担着两个大铁箱,走遍老虎岩及横头磡的徙置大厦的每一层走廊叫卖,后来则改为在市场卖菜,以汗水及劳力赚钱养大我们一家八兄弟姊妹。我是60年代贫困户家庭长大的。

四十年后的今天,香港已经是一个富裕城市,但社会低下层仍有一大班贫困户。社联 按政府统计处数据,分析了香港的贫穷状况。个人收入是在全港个人入息的中位数一半以下者定义为贫穷人口,现时约有120万4千人 ;家庭收入低于全港家庭入息中位数一半的家庭,则为贫穷户,现约有45万7千个贫穷户,比率接近18%,显示香港的贫穷问题仍然相当严重。

究竟香港政府有什么办法帮助贫穷人士? 目前三位特首参选人唐英年、梁振英、及何俊仁,都公开承诺积极处理香港的贫穷问题。可见,不论是建制派,还是泛民主派都同意香港社会的深层次矛盾以「贫穷问题」为问题之最。

泛民特首参选人何俊仁认为,解决香港贫穷问题短期应该以资源分配、福利政策,以达致纾民解困,但详细政策则有待其即将公布的政纲了。

唐英年近日全力落区进行竞选工程时,频频谈及贫穷问题,他的倡议包括 (1) 缩短公屋轮候时间,支持研究由三年缩短至两年;(2) 研究改革强积金;和 (3) 重设扶贫委员会。

至于梁振英则认为解决贫穷问题的关键,应以「人人有屋住,笼屋唔系屋」作为理念;他认为不需要抑制富人愈富,亦不应「劫富济贫」,但贫穷问题严重却是事实,需要面对和解决。梁振英认为香港民生之中,住的问题对基层影响最大,因此要帮穷人,解决基层住屋问题非常关键。故此,他建议每年兴建3.5万间公屋、提高地积比率以增加房屋供应、15年免费教育、重设扶贫委员会及研究社会对全民退休保障计划的承担能力等。

大年初三赤口当天,唐英年、梁振英两名特首参选人更隔空开火,梁振英点名批评唐英年「过去5年唐英年负责的工作,大家系有意见」,并举例称如唐负责人口政策,但过去5 年在港出世的双非婴儿高达13.3 万、「扶贫工作愈扶愈贫」、及关爱基金及房屋问题。对于梁振英批评他「愈扶愈贫」,唐反驳称, 「唔知点解佢(梁)对扶贫委员会工作认识咁少」,直言现时市民熟悉的鼓励就业交通津贴计划及儿童发展基金等,都是扶贫委员会过去努力讨论得出的成果,有信心措施能遏止跨代贫穷,指梁「用几句说话去否定香港700 万人及政府过去15 年的努力,是不公道的」。

唐英年和梁振英,均同意从解决住屋问题、检讨强积金政策和改善教育政策入手,而梁振英较唐英年有较多的承诺和建议。不过其理念和政策是否真的付诸于行动,则有待梁振英真的当上特首才知道了!

民协冯检基议员分别在2008 年 及2010年 的立法会会议上提出动议议案,要求设立跨部门的扶贫委员会,订立长远的消贫目标,以及消贫策略,解决香港的贫穷问题。

 2008年12月3日 冯检基议员议案
「鉴于第三季本地生产总值增长放缓至百分之一点七,金融海啸的影响陆续浮现,经济步入衰退的风险大增,裁员减薪情况相继出现,失业率回升,而物价却未有显著下调,令市民生活愈加艰难; 此外,最新联合国报告指出香港的贫富悬殊情况冠绝亚洲城市,反映收入分配平均程度的坚尼系数升至0 . 533, 为本港有记录以来新高, 显示贫富悬殊情况愈趋严重,因此,本会促请政府重设扶贫委员会,研究及提出针对性的措施,以协助基层市民面对经济逆境,并制定全面和长远政策,有效分配社会资源,缩窄贫富差距,从而保障基层市民的基本生活, 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2010年11月25日 冯检基议员议案
「长久以来, 政府的社会和经济政策严重倾斜, 加上经济转型等因素, 导致贫富悬殊的情况越趋恶化, 贫穷人口不断上升, 社会阶级矛盾日益加深;就此,本会促请政府设立高层次委员会,从政府的施政理念和原则、政策的制订, 以至措施的落实等层面, 进行全面检讨和深入研究, 并透过公众参与和谘询, 制订全面、兼顾社会各阶层和可持续的社会及经济发展策略, 有效分配社会资源及缩窄贫富差距, 同时配以适切的扶贫措施, 让社会各阶层均能真正分享经济成果, 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其实,要深层地解决贫穷问题,大家都知道并不是容易和短期可达成的。我的建议是设立扶贫委员会,从政府的施政理念和原则、政策的制订,以至措施的落实等层面,进行全面检讨和深入研究,并透过公众参与和谘询,制订全面、兼顾社会各阶层和可持续的社会及经济发展策略,有效分配社会资源及缩窄贫富差距, 同时配以适切的扶贫措施, 让社会各阶层均能真正分享经济成果,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扶贫委员会亦应获赋权检视整体社会和经济政策,评估哪些制度和政策是导致贫富悬殊恶化的根源,并由各个相关政策局、部门、社会人士和相关持份者组成,以便在不同范畴,包括福利、劳工、教育和经济政策等,制订扶贫策略和落实计划。既要从宏观角度和经济结构着手,对制度作出根本性的改革,也要订定明确的扶贫目标,推动和协调各个政策局进行扶贫工作。

要知道在经济衰退期间,低下阶层的日子最难捱,一旦失业、减薪,他们的生计立即陷入困境,而青少年更是失业的重灾区,根据政府于08年的经济报告,当经济逆转,失业率的升幅便集中于年龄介乎1 5 至1 9 岁,以及从未接受过教育或只有学前教育程度的人士。可以预见,青少年及中年低技术劳工找工不易。设立扶贫委员会的目的都是这些劳工开设更多就业机会。 设立扶贫委员会亦可帮助失业综援人士就业。 其实,失业人士很多都愿意工作,只是不容易找到工作。现时,社署社会保障科的自力更生支援计划,根本帮不到综援受助人就业,很多工作人员在提供工作配对时,首要考虑的是做足数额,而不理会工作是否合适。例如,有一名综援受助人只有中二程度,但社署却安排他向中七学生推销参考书,最后只会令这位综援受助人遭受多一次失败的经验。 建议受助人领取综援一段时间后,便须接受培训并寻找工作,但如果仍未有成果的话,便应该由政府为他们安排工作岗位,让受助人能够习惯有规律的工作环境和生活习惯。

在针对不同区域的贫穷成因及不同情况而作出针对性的处理,扶贫委员会亦可设立地区扶贫基金。以深水埗和天水围为例,两者的贫穷率同样高企,但深水埗的贫穷问题主要是因为区内有大量低收入的长者人口,而天水围则由于区内有很多低技术劳工,以及地区偏远并缺乏就业机会。对于这两个不同的地区,如果单以一个扶贫基金来处理其不同的问题,恐怕针对性不足。所以,设立地区扶贫基金,便可以让各区根据其独特的情况, 对症下药。上述建议皆必须有一个高层次、有实权、有令必达的架构来推动落实,由政务司司长领导扶贫委员会正是“ 不二之选”。

除监察落实以往由扶贫委员会和立法会研究有关灭贫事宜委员会提出的建议外, 更重要的是在经济逆境时,如何提出应对措施,并予以强而有力的执行和落实,让首当其冲的市民可以度过难关。

总括而言,我和民协建议政府重设扶贫委员会,以宏观的角度,在不同政策范畴,研究及提出针对性的措施,以协助基层市民面对经济逆境,并制定全面和长远政策,有效分配社会资源,缩窄贫富差距,从而保障基层市民的基本生活, 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有关提案之四大建议:

1. 设立扶贫委员会,处理贫穷问题
促请政府正视贫穷问题,重新设立跨部门的扶贫委员会,订立长远的消贫目标,以及消贫策略。

2. 改善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
数据显示长者为贫穷问题最严重的组群,每三位长者便有一位生活于贫穷住户。近年中年及长者贫穷人口持续增长。随着人口进一步高龄化,香港的贫穷长者人口预期将在未来急增。因此香港政府必须尽快检讨现时的退休保障制度,就设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展开公众谘询,尽早就建立更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寻求社会共识。

3. 建立第二安全网及低收入补贴
香港的在职贫穷情况仍然严重,原因之一是部份住户须供养较多的儿童或长者,以至即使工作仍陷入贫穷状况。针对这些家庭,政府设立第二安全网,为这些家庭的生活需要提供全面支援,如设立租金津贴或膳食津贴。此外,对于成员较多的低收入在职家庭,应设立低收入补贴制度,以确保他们的收入可达致基本生活水平。

4. 检讨最低工资水平
低收入人士的工资在20 11年第二季显著上升,这显示最低工资有效增加低薪工人的工资水平,统计数据显示,最低工资后低收入工人的工资升幅约为7%- 9%,在现时高通胀的经济环境下, 甲类消费物价指数按年的升幅超过5 %,最低工资所提升的工资水平将很快被通胀所抵消。政府应尽快检讨最低工资的金额,确保最低工资能真正持续有效地改善低薪工人的工资水平。

专题分类:五枝旗杆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