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讽自由 vs 尊重宗教
2015-01-10

法国嘲讽周刊《查理周刊》于巴黎的办公室被3名枪手恐怖袭击,造成至少12人死亡。这次是法国20年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究竟《查理周刊》是一份怎样嘅杂志?为什么佢会引来杀身之祸呢?

 

《查理周刊》于1969年创立,当时很多成员都来自一份名为 「切腹」嘅杂志。「切腹」自称为「愚蠢又邪恶的杂志」,内容抨击政治或宗教权威,煽动性的图画风格是其一大特征。1970年,「切腹」以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去世的新闻开玩笑,结果被禁,杂志社后来转换招牌,改名为《查理周刊》,卷土重来。

 

《查理周刊》同样以极具煽动性、争议性的漫画作为卖点,意识形态偏左、有无神论色彩,经常抨击各种形式的权威,包括极右派、政治人物、名人、宗教或军方领袖等。1981年,《查理周刊》因资金不足停刊,但1992年再度复刊。目前发行量约为3万份。

法国新闻一直都有讽刺的传统,这个传统可以追溯到法国大革命时期, 18世纪,被讽刺的对象通常都是王室,例如王室的风流韵事等。而今天讽刺的对象可以是政客、警察、银行家等。有人认为《查理周刊》只是继承传统,但亦有人认为周刊将左翼激进主义同挑衅性的谩骂结合起嚟,手法既粗俗又色情,往往带有恶意攻击,伤风败俗。宗教系佢地经常讽刺嘅主题,例如他们曾刊登教宗戴安全套的漫画。

 

《周刊》持续刊登有关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图画,令他们与穆斯林的关系不断升温。2006年,他们转载一则来自丹麦报纸的漫画,内容讽刺先知穆罕穆德,引起许多穆斯林不满。在伊斯兰信仰中,所有描绘先知形象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许多穆斯林认为《周刊》的做法,是在挑衅,或甚至是亵渎伊斯兰教。2011年,《周刊》宣布先知穆罕默德将是下一期的「客席主编」,隔天,《周刊》办公室就被汽油弹袭击,无人受伤。最近,《周刊》的TWITTER又刊登了伊斯兰国激进领导人巴格达迪的漫画。主编沙博尼耶更多次收到死亡威胁,受警方长期保护。在上一期《查理周刊》,沙博尼耶画了一张漫画,写住法国仍未遭受攻击,画中一名背着一把AK-47突击步枪的圣战士说,「等等,我们到1月底前还赶得及送上祝福」,真是一语成谶。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讲过,人应该负责任地行使言论自由,避免伤害他人信念,尤其是宗教信念。《查理周刊》反驳,他们「作为作者、记者与知识分子,要求抵抗宗教极权主义,以及拥抱自由、平等机会及世俗价值的权利。」多个伊斯兰团体曾经控告《查理周刊》,但法国法院都驳回案件,认为漫画属于言论自由法保护范围,内容可能令原教旨主义者不满,但无攻击整个伊斯兰教。

 

美联社分析,「讽刺自由」同言论自由之间的分别,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解读,例如瑞典虽然崇尚言论自由,但都会立法将「仇恨言论」列为刑事罪行。不过有人认为,以讽刺手法描写荒谬的事,也是新闻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阿拉伯媒体阿赫巴尔英文网的评论则认为嘲讽与令人反感的内容,两者有明确界线。评论认为《查理周刊》大部分内容都是令人反感的,因为当中包括仇视伊斯兰教、反犹太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歧视同性恋等。讽刺应该用于对付强权,而非弱者。评论认为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只是一个挡箭牌,用以宣扬反伊斯兰教情绪和巩固现存权力。但是,穆斯林社群、移民、其他小众,在法国争取权益时,他们的言论自由又是否受到同等尊重?

 

言论自由当然不是绝对,但尺度应该如何厘定?用图像或文字批判宗教,是否代表作者仇视这个宗教及其信徒?漫画曾经沦为充满偏见的宣传工具,漫画家又应该如何拿捏?有人话:「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但现在似乎上帝与凯撒仍然纠缠不清。

 

 


【十万八千里】

主持/编导 : 陆宇光 , 谭永晖
环节制作:袁梓佩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包括陈家洛、邓特抗、沈旭晖、孔诰烽、林泉忠、杨达、黎加路、阮纪宏、马毅、施颖莹、洪磐、聂依文、区炜洪等,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