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青年协会总干事 王䓪鸣
2015-01-11

铭之:

我做了几十年青年工作,从来没有像近期一样,有那么多人向我表达对青年人的关心。发生了两个多月的占领运动,新闻镜头所见,不少参与的都是年青面孔。正如您也问我:香港的青年人是不是出了问题?政府和青年人之间的鸿沟,怎样去弥补?社会如此分化,香港可以怎样走下去?

大批青年人参与社会抗争活动,的确反映了他们对政府的失望和不满。当然,牵涉的原因难以一概而论。不过,青年人对自由、民主的向往,世界各地都一样。社会进步了,他们对公义、平等的追求,都比以往更加明显。现在他们无论读书、就业、成长,都面对更大竞争和压力。在职的青年,多年来平均收入都增长缓慢;相比不断上升的楼价,经济自立和置业的愿望,对他们来说都是遥不可及,以致愈来愈多年青人都排队轮候公屋。

 

而身份认同方面,香港回归祖国,在一国两制之下,青年人既要与「一国」接轨,亦要适应「两制」的差异。国家的发展、香港的发 展,青年人本应都是有份的;但他们是否真正感受到这些发展与自己息息相关?抑或仍是隔岸观火?他们头脑上虽然明白要建立「有国有家」的观念,但实际上是否 找到自己的身份和定位呢?除了有情感上的联系,又有没有充份知识和经验的基础?当中的过程,也是需要时间和历练的。

我们近日也会听到社会上不少批评青年的声音。他们觉得青年人冲动、鲁莽、太理想化、不顾现实,对他们留有相当负面的印象。有些人甚至会对青年人失去信心和信任。对于社会上出现这种不信任年青人的趋势,我是有担心的。

一 个有互信的社会,是凝聚人民最好的黏合剂;就好像胶水一样,可以将人心团结起来。信任年青人,听起来好像很抽象,其实是一种「态度」和「良好关系」的基 础。这也是我从您外婆、即是我妈妈身上领略出来的学问。她信任我,从小让我学习承担责任;即使我犯了错,她仍然有信心可以将我教好。这就是她对我信任、同 时又是她对自己自信的一种表现。

在我接触青年人的过程中,我亦学会凡事都应该看高年青人,而不是看低他们。要将他们看成是社会的「资产」,而不是把他们看成是社会的「问题」。两种态度,结果会截然不同。能够看高他们,他们就会争气、不断向上游;否则,他们只会行相反方向。

对 于掌权的人来说,我认为他们同样应该有一份自信和胸襟,接纳青年人有不同意见和想法;透过互动沟通和了解,尽力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信任青年人,不等如要 放任或放纵他们,而是相信他们可以承担起责任。事实上,监察政府施政也是作为市民的责任。包容多元,求同存异,向来就是香港作为文明社会的特质。

信任是需要双向的。对于青年人来说,我亦希望他们能够开放自己的视野,认识历史、世界大局和国家发展,扎实自己的学识同修养,表现出理性、尽责的一面;而且运用他们丰富的创意,努力将香港建设得更好。

今日的青年人,比过去更加乐意参与社会事务,他们的社会意识强了、公民素质提升了,都是值得欣慰的。但是,仍有相当部份青年人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受到重视,也感觉不到意见受尊重和理解。当中的落差,政府是要严肃面对的。

我希望政府和社会各方面都能够多行一步,展现出他们的自信和对青年的信任,开放更多机会与渠道,让青年人多些参与社会的决策和发展,锻炼他们的责任与承担感,使到他们的参与,发挥更实质的意义和价值。

如果我们都想年青一代能够看见社会的前景和盼望,政府亦应该认真审视现有政策措施与资源投放,以「投资」而不是「救济」的心态帮助青年人;多些为他们的长远发展拆墙松绑。无论在就业、创业、教育培训、促进他们的竞争力,以至社会向上流动方面,为他们开创更多空间和机会。

香港都是从过去许多困难走到今天。每一个危机都可以是契机。只要大家愿意携手,保持积极向前的态度;我很有信心,我们的青年人,一定可以继续为香港开创新的景像。

 

祝您们一家身体健康!希望您有时间回香港探望我们。

 

                                                                                                                 四姨

                                                                                                                     王䓪鸣

2015年1月10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