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成利: 侍产假立法
2012-03-15


播出日期: 2012年1月31日
主旗手: 廖成利
主题: 侍产假立法

提案原因及背景:

传宗接代是人类以至所有生物的天职,生儿育女更是女性的神圣任务。在文明社会,早已设有「产假」,让在职的妇女在产前和产后,有合理和充足的时间去安胎和坐月,好让身体复原后再次投入工作。但随着社会变迁,出生率下降,父母对孩子的照料和体贴程度与日俱增,加上现代人着重两性平等,照顾孩子并不只是母亲的责任,父亲也享有薪侍产假,实属公允 ,而且当中更涉及家庭岗位的歧视问题;再者,女性在分娩后首个月内,不但身体虚弱,更要承受着带孩子的压力,如果得不到家人足够的支援,情绪会容易出现不稳。一些家庭悲剧,就是因为新任妈妈患上产后抑郁症所致,这风险绝对不容低估。

然而,有反对声音指出,设立男士侍产假可能会对香港经济构成负面影响,减低香港的竞争力,由其对中小企的影响更甚。

根据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的调查显示,不但人均生产总值较香港高的卢森堡、挪威等国家,设有男士侍产假。就连人均生产 总值只有33,828元的日本,亦设有1年男士侍产假,而香港人均生产总值45,277元,名列第7,亦远较日本为高,可见本港绝对有能力推行侍产假。而挪威的国内生产总值则在设立男士侍产假后几年间,由1999年的1590亿美元上升至2003年的2251亿美元,上升幅度近4成,固然不能将此归功于男士侍产假的设立,但至少由此可见,侍产假设立与否,对于国家经济或竞争力的升降,并无直接关系。让父亲也有较长时间,与母亲一同于新生阶段照顾婴孩,对它日后的成长,有莫大裨益。当父亲有机会照顾新生婴孩一段时间,才重返职场,可让父亲复工后全程投入工作,长远来说对企业生产力可能有帮助。

香港人出生率长期低迷,额外福利有助鼓励生育。虽然出生率受社会结构、经济等多项因素影响,但其推行对于鼓励生育的指导作用。不少先进国家已推行多时,例如:澳洲现时提供一星期的无薪侍产假,瑞典则提供十天由社会保险支付的有薪侍产假,而英国和新西兰等地亦有类似安排。外国早有成功先例,挪威于 1999年立法,让男士享有一个月的有薪侍产假期,4年内该国的出生率便由1.25%上升至1.75%,所以近年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先后设立男士侍产假,藉以鼓励生育。

有关提案之建议 :

1)    尽快为公务员设立有薪侍产假 ,并增至七天,为私人公司立下好榜样。

2)    非公务员合约员工要服务满40星期、约10个月才合资格享有侍产假,但不少合约员工每年续约一次,如合约员工的太太生产期刚在续约期间,将令合约员工无法享受侍产假,要求当局宽松处理 。

3)    立法让全港雇员同样享有有薪侍产假 。

4)    将侍产假扩至非婚生子女,政府应以婴儿的权利作考虑,父母无结婚,婴儿不应受罚,在出生时无法得到父母的共同照顾。
 

专题分类:五枝旗杆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