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超雄: 设立社区护理津助 支援非综援家庭及照顾者
2012-03-15

播出日报: 2012年2月28日
题目: 设立社区护理津助  支援非综援家庭及照顾者
主旗手: 张超雄


根据政府统计处推算,由2011 至2039 年,65岁或以上长者数目将由94 万上升至250 万,升幅为1.7 倍,而80 岁或以上高龄长者数目则上升2.2 倍,由27 万升至87 万。长期护理是高龄化社会最重要的一项社会服务,但香港政府却迟迟未有制订长期护理政策,近年一直强调「居家安老为本,院舍照顾为后援」的安老政策方针,但实际上各种社区照顾服务只有约7000 个服务名额,远远未能追上长者数目的增长;资助院舍不足,在2010年轮候期间死亡的长者达4794人。但每年新增资助院舍宿位的数目只有数百。此外,私营院舍质素参差,同样影响长者的健康,亦会间接增加对医疗制度的需求。

按政府统计处第48号专题报告(2008)全港有残疾人士约有361,300人,占整体人口的百分比为5.2%,另外估计智障人士的人口大约有6.7至8.7万人。在选定的残疾人士类别当中,以身体活动能力受限制约有187,800万人,而其中有50.7%是有多于一种残疾类别。残疾人士的人口较为年老,有68.5%约160,400万人年满60岁以上,有295,400人约81.8%居住于社区,而18.2%居住于院舍 (包括津助院舍、私营安老院、长期护理医院等)。在这295万人当中约42.5%的人士因其残疾需要由别人照顾其日常生活,而照顾者主要是配偶及子女。

至于智障人士的照顾情况,由现有的院舍服务名额约7800推算,居于社区则约有6至8万人,若参照报告的残疾人士的照顾情况资料,以42.5%基数来推算,估计也有3至4万智障人士需要他人照顾其日常生活,而照顾者主要应是父母或其家人。

从以上的统计资料反映,有八成的残疾人士居于社区和家人同住,家人不离不弃肩负照顾者责任。只有少数人士需院舍服务,政府理应大力发展社区支援政策,协助家庭。可惜过往复康政策一直以提供院舍服务为主,供居于社区的残疾人士支援政策零碎及不全;更讽刺的是院舍服务名额又极度不足,轮候人数已逾7千多人,差不多相等现时全港的整套服务名额,其中严重残疾院舍轮候期竟达12年。

政策建议:

1.    设立社区护理津贴 支援非综援家庭及照顾者
按受助者护理需要程度,资助经济困难的非综援家庭,让他们得以与家人同住,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受助者先接受评估,判定所需个人照顾及护理之时数,然后按最低工资计算津贴金额。例如平均每天需要2小时护理,每月60小时,津贴金頟为$1680。若大部份轮候院舍人士平均获此津贴,每年新增开支约6亿。

2.    订立长期护理政策 为人口高龄化和护理需要作规划
现时无论社区照顾或院舍服务均严重不足,依赖市场及私人院舍去填补已明显失败。政府不能再停留在口号式的政策水平,必须通过严谨的研究,充份让持份者参与,订立具体目标、时间表、各类服务的发展模式及数量,并配合融资安排、人手、土地等规划,以面对不断增加的长期护理需要。

3.    着手研究及谘询公众,制订社会保险形式的退休和伤残保障计划

4.    在上述保障计划未落实前,取消残疾人士及老人申领综援以全家计算的资产审查,改为以申请人独立计算,即取消「衰仔纸」制度。

5.    全面检讨地区支援中心运作模式及改善服务内容。因应不同残疾类别,设计相应服务,符合不同残疾类别需要。为严重残疾人士加强专职治疗训练、护理服务及「肢体伤残人士洗澡服务」。洗澡服务计划可参考「长者社区照顾服务」内的个人照顾服务,在地区的长者宿舍内,为该区有需要的长者提供按次收费的洗澡服务。

6.    放宽医疗费减免机制及撒玛利亚或关爱基金产审查资格,让更多家庭得到援助。立即增加日间中心和家居照顾服务,而不是鼓励长者和残疾人士入住院舍领取综援,继而忍受质素参差的私院服务。

 

专题分类:五枝旗杆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