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分会项目经理 胡丽云
2015-02-01

亲爱的Jessica :

 

        我已收到你在法国寄给我《查理周刊》遇袭后,新一期的周刊了!拿着这份报纸,脑海想起你连续两天跑到街上跟人抢购的情景,又想起法国超过3百万市民连同各国领袖举行大游行,共同捍卫言论及新闻自由的事。我的心情立即跌落谷底。

 

        我心情差是因为我在刚过去的周一,公布了中国大陆、香港及澳门在2014年的新闻自由年报。中国大陆整体的新闻自由无改善,传媒仍旧每天收到不同内容的禁令。不过,网络传媒的自由度明显收紧,除新闻及评论讯息受到审查外,即使网上的娱乐节目,去年开始也要事先向内地的国家广电总局申请,内容经过审批后才可在网上播放。

 

        记者采访的情况,更是一个「惨」字!去年,我粗略计算过至少20名内地的新闻工作者被当局扣押、检控甚至定罪,这些记者有些在境内传媒工作,但也有不少为境外传媒工作。为境外传媒工作而被当局针对的人数,更是历年之冠,当中最为人认识的记者包括高瑜、姚文田、向南夫、辛健、张淼、何杨及吴薇等。

莫以为这股压力只向在中国境内工作的记者施予,去年,至少有四间海外传媒机构向我们投诉,他们的高层以至编辑部员工便经验到中国官方的施压!

 

        事实上,关心新闻自由的人对中国的新闻自由不会有很大的期待,因为中国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一直徘徊在包尾位置。但是,他们就明显忧虑香港的新闻自由状况。你还记得去年首季,国际记者联会就香港的新闻自由急剧转差,进行了全球联署声明的事吗?当时,香港的传媒出现抽广告,电台主持人突然被炒,报纸总编辑突然被换,之后,又突然被斩等的事,整个新闻界都愁云惨雾!

 

        孰料,一场79天的占领运动,更令香港的新闻界雪上加霜!中国大陆官方惯常使用的「舆论引导」在香港发挥得淋漓尽致。整场运动,至少39名记者因采访占领运动而被人辱骂、推撞、拉扯、殴打甚至诬陷指控,更令人气上心头的是,袭击及诬陷者包括个别的警务人员。

 

        香港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在刚过去的立法会上,交代去年香港的整体犯案统计时,仍睁着眼睛说香港警方在国际间享有「良好」声誉,在占领运动期间既专业又克制。但对警员在暗角殴打示威者、用警棍胡乱敲打途人的羞耻行为,就回避过去。对记者的冒犯更是只字不提。

 

        不过,Jessica,令人最心寒的始终是「舆论引导」。9月下旬爆发占领运动后,亲特区及中央政府的传媒,报道方向异常一致,把运动定性为「非法」之余,更连载式大篇幅报道占领影响香港经济、民生、法治、国际形象等。有资深的记者跟我讲,他经验到「一条龙式」的「舆论引导」。他以占中三子涉及的捐款风波为例,所有传媒突然在电邮收到有关消息,之后,有大陆官方高层直接致电主管查询是否收到,然后,便直截了当追问如何做,怎样登,甚至「教」记者注意的事项。

 

        不过,「教」记者做,不囿于占领运动的事上。就如 UGL 事件,特首梁振英涉及在任期间收受这间澳洲上市公司5千万港币却未向外披露,传媒高层就连续3天收到特区政府高层的电话,追问该高层如何处理这单新闻,更主动提供资料不断解释,不过,就是不准传媒报道他的名字。

 

        Jessica,我还未讲香港传媒自我审查的事,但是,我相信你应该理解我看见逾300万法国人民在街上手牵手,捍卫新闻言论自由的画面,内心是多么羡慕你们,你亦应该明白我「灰暴」的心情吧!

 

    不过,我仍相信雨后有晴天,香港的核心价值仍然存在,新闻界仍有好多捍卫人民知情权的好记者坚守岗位!你若有机会见到《查理周刊》记者,跟他们讲,香港的记者跟他们一样,不愿向恶势力低头! 

 

                                                                                                                                                                                 胡丽云

2015年1月31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