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白恩逢中心执委会成员 孔令瑜
2015-02-15

*白恩逢中心是一个为移民工提供临时庇护住宿的机构

ERIWANA:

你好!我知道你就快离开香港,所以想趁你离开之前,再次透过这个机会,向你讲多声多谢。好多谢你的勇气和毅力,让这次事件在公众面前披露,让大家再次认真面对外籍家庭佣工面对的处境和困难。

作为一个香港人,我很抱歉。你在香港的经历是如此的坎坷和困难,一开始新闻报导你的经历时,我同事和家人,大家心里都很难受。当时在白恩逢外佣庇护中心生活的外佣,虽然她们在香港都有不开心的工作经验,但你的痛苦经历,令她们亦感怀身世,不少姊妹当场伤心痛哭。

ERIWANA,我记得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可以用广东话和我们谈话。很多来自印尼的姊妹,为了在香港工作,她们都学会说我们的语言。但是面对不公平,甚至暴力的时候,很多时候,她们会选择沉默和哑忍。

为何会这样呢?香港有劳工处,有警察。很多香港的打工仔女和你们一样,面对着沉重的工作和生活压力,但坦白说,在自香港开埠以来,我从未听过有香港打工仔女会被老板打到好像你那样,而且持续八个月被禁锢,没有薪金。难怪外国传媒如《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和《纽约时报》等,于去年已经形容外佣是香港的「现代奴隶」。

ERWIANA,我妈妈一开始的时候,就对你的个案表示怀疑,她曾经问我,为何你们没有报警?为何很多外佣遇事的时候,都选择沉默。那么是你们咎由自取吗?

是的,很多香港人都会问同样问题。    

 

去年年初事件曝光后,警务处处长曾伟雄表示,过去数年每年雇主与外佣间涉及伤人的案件只有约三、四十宗,他强调以数十万在港外佣来看,这比率是非常之低。

当然,如果我们尝试了解现行香港对外佣的政策,便会明白外佣报警后要付出的代价之大,足以令她们打消报警的念头。

这个代价,包括在报警后失去工作,无法支付中介公司庞大的债务。不少外佣一抵达香港,就会被中介公司带去财务公司签下贷款,以偿还在印尼期间的培训费用和 中介介绍费,否则她们家乡的亲人将会受到牵连。虽然港府指出贷款公司不在香港,但事实上,香港中介公司在过程中的积极参与,包括阻止佣工在还清贷款前离 职、扣起她们的护照、劝阻她们报警等行为。多年来不少服务外佣的团体不断作出投诉和指控,但香港仍然在这个问题上交白卷,未有改善。

此外,于一九八七年生效的「两星期条例」亦令你们举步维艰。在此条例下,无论任何原因,一旦解除合约,你们只有两星期的时间寻找新雇主,否则便要离境;如有劳资诉讼在身,外佣不能工作,只可以在庇护中心等候。

你们和雇主的合约,说明要提供休息地方及私人空间,被很多人看成为「包食包住」。但对外佣而言,却是没有休息时间和没有私隐。根据我们的姊妹团体移民工牧 民中心(MFMW)于去年四月做的调查显示,超过四成的外佣没有自己的房间,很多人被迫在厕所、客厅或厨房就寝,全无私隠可言,ERWIANA,我一直以 为香港人尊重合约精神,但为何在到外佣出现的,完全是两回事?

而且,一旦出现劳资纠纷,正由于事发地点是在家中,通常都没有其他证人。同时,如外佣有需要与雇主进行诉讼,等待期间,你们根本没有其他容身之所。

这些困难的处境,作为一个香港的打工仔,我们的确很难想像。

最后,即使姊姊们能「排除万难」,立定决心去报警,但亦要视乎警方处理有关投诉的态度。其中一名曾为你前雇主工作的外佣Tina,她于2011年因被她 虐打而向警察报案,但警方却没有跟进调查,不了了之。你被虐的事件被揭发之初,警方亦曾一度认为你不在香港,难以取证为由,将案件列作杂项处理。此外,亦 是因为有外佣工会「提醒」,警方将你的雇主列入「观察名单」,因此能及时在机场将之截获。若不是传媒的报导,你的可怕遭遇恐怕不会受到重视;同样地,假如 当天警方认真对待TINA的报案,可能你的命运,就可以改写。曾伟雄当日的「大言不惭」,进一步令香港人蒙羞。

ERWIANA,真的很对不起,你的个案,是由港府的外佣政策造成。我衷心希望,你回到印尼后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用你的经验和勇气,继续协助其他有需要的女孩子。

祝福你和你的家人,身体健康,生活愉快!主佑!

 

                                                                                                                                                                                    孔令瑜

2015年2月14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