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 王于渐
2015-03-08

哥哥、妹妹:

新年伊始,我同时不禁想起去年的一场「占领中环运动」。

其实不少评论家和分析家曾就香港社会、经济、政治的严重分歧问题发出预警,并提出三个社会问题:房屋、贫富悬殊、民主诉求。

不过,这并不足以解释为何今次社会严重分化的事件会维持了79天这么久。

香港人藉抗议或示威宣泄不满情绪,一向讲求高度文明,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标榜自己。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抗议题目繁多,有如嘉年华会,游行人群抵达终点就会自行和平解散。但这跟「占领运动」不可相提并论,我们必须设身处地,才能感受到年轻示威者的兴奋和解脱心情。批评者和反对者视之为不负责任、缺乏理性、无视大众利益,但示威者却持着相反的信念与价值观,一意孤行。

「占领运动」是一场以精神为本的政治运动;年轻示威者急不及待向到场看个究竟的人展示众志成城的成绩。尽管入世未深,对历史(特别是中国历史)认识粗浅,年轻示威者都急于为改善自己前景为自己谋出路。

 

历来类似运动的参与者都认为自己掌握自己命运,从而得到解放,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反对上一代以当权者的理性秩序价值观,与当年美国全国大学生展开反越战运动,非常相似。

反抗理性秩序的思想,源于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的德国浪漫主义思潮,当时德国思想家否定启蒙思想以理性寻求真理,以及世界有个合理秩序的理念;他们认为 真理并非绝对,思想也并不需要协调,矛盾与争抝永远存在,万物都是非理性的。思想家提出一系列的浪漫主义思想,包括:1)  艺术家不是工匠,而是艺术的创作者; 2) 人必希望依附某一团体,这有别于其他如中国「四海一家」或基督教「主内弟兄姊妹」等观念,在19及20世纪相继出现的民族主义、法西斯主义、本土主义,将 人分成壁垒分明的敌对阵营,正是这种观念作祟;3) 文化因时和地而异,真理并无绝对,互相抵触的相对真理可以共存,也没有绝对的对与错;4) 人之所以为人,只因为能够自由选择善或恶、对或错;这一观念极具革命性和颠覆性,对启蒙时代的理性主义造成沉重打击;5) 知识不纯粹在于知,更在于识所当行,人生在世,应不断进取;6) 同时亦产生了怀旧与偏执的思潮。

德国浪漫主义对人类文明造成两个巨大后果。首先,它迎来了艺术和人文学科一个新的视角,艺术家不再是熟练的工匠,而是原创者。其次,它催生了一些人类历史 上最令人发指的罪行,解放了人性的黑暗面。德国的民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成为人民的民意的体现。黑格尔和马克思主义都起源于德国浪漫主义。一些从前社会认为 完全不可接受的行为,会因为干犯者是艺术家或司空见惯而被原谅,甚或变得受人崇拜。

更令人关注的是,现代道德观和价值观变得不绝对,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当你的孩子告诉你,那只是你的意见;当你的学生直呼你的名字;当你自己投票选出来的 议员在立法会大放粗言秽语;当有人在大街上告诉你,为了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你还需待1小时以上才能到达办公室 ……。种种现况几乎教人精神分裂。

今日占领运动的极端份子都带有德国浪漫主义思想的影子,全盘否定当权者以及理性秩序的价值。

当前社会正逐渐形成年轻人的一套价值观,是非对错和参与原则已不存在共识,争斗不休,直至一方全胜为止。这对未来政局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示威过后政局暂复平静,可惜两极分化只会持续下去,难望在短期内缓和;政制发展已经濒临分水岭,2015年夏天过后,假如特首普选方案最终被否决,社会上 未能达成共识,就更难解救。在现有政制安排下,各方为求全胜,毫无妥协余地,争斗不断;港人将无可奈何地卷进政治漩涡之中。

也许贫富悬殊不断上升、亚洲金融危机、SARS 的爆发、中国的崛起,以及“一国两制” 令某些香港人有身处17世纪下半叶的德国之感,但香港人其实仍可理性地作出选择的!

香港是一个美丽、自由的城市,港人思想自由,这是它的活力所在。但文学和艺术以外的浪漫主义思想可以带来可怕的后果。香港是我们的家,我们要爱她、祝福她,让她完好无缺。希望香港可以很快找到一条理性的出路。

                        爸爸

2015年3日7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