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中学校长会义务总干事 黄谓儒
2015-03-22

玉珊:

许多年没见了,您的同学告诉我,您正在为大学毕业后是否加入教师行列而踌躇忐忑。作为您的老师和前任校长,真的很挂念您,更为教育界可能失去一个好老师而感到悲哀。还记得当日您获得大学取录时的一脸喜悦、自信,您告诉我您不单单因入读大学而喜,更让您感到满足的是,您能装备自己,为将来做个好老师作准备。可是到今天理想即将达成的时刻,您却犹豫起来了。

 

我很明白近来的政治及社会现况让人难过,您在学校教学实习,看着年青学子为着自己心中的理想走上街头,又看到社会的不断撕裂。这群年青人会怎样走未来的路?他们与当政者的关系如何修补?我知道您和我一样,也不懂回答,或许「解铃还须系铃人」吧!执政者要想想怎样做。外间对老师的误解,更让您难以释怀吧!您和许多老师在「占中期间」,都曾力劝学生远离危险街头,曾提醒他们不要盲目从众,曾劝告他们要慎思明辨、体谅包容,但最后老师们竟被质疑煽动学生,推动学生走上街头。我想我们都无惧指责,但一旦复杂的社会政治矛盾,只简单归咎于年青人和关心他们身心成长的老师,问题的真正起因不但将被烟没,深层次的矛盾更难得到解决。相信您我都在担心,何时会是下一次学生运动?

 

「占中以后」,教育工作者面对的挑战越来越大,例如不问情由的「毒豆论」、铺天盖地的对中学课程的指指点点。有人说,通识教育催生了学生的批判精神,不利社会和谐稳定,所以必需马上修订。又有人说,学生对基本法认知不足,因而不接受831方案,所以必须加强基本法教育。更有人说,中国历史不是必修科目;学生回国交流太少,因而看不到中国的富强发展,所以学生不够爱国。我们都是在相对自由的文化下长大,昨天我们引以为傲的香港优势与及学生特质,为什么今天全被否定?我们一直接受的敎育,真的出了大问题吗?香港今天的政经专才,不都是在这套教育制度下栽培成长的吗?我们政府的领导人不是曾经公开讲过,教育归教育,现在又为何因着外行主观意愿,动辄改动学校课程?

当有人建议新入职老师须先往内地培训,听说您感到很惘然。玉珊,是这个说法让您对投身教育界裹足不前?我明白您爱国家。当年我带着您们一班同学多次回国扶贫建校,我见着您们流着汗整理要送给当地学生的礼物,我见着您们在探访穷困家庭时的两眶眼泪,您们真的不爱国家? 当天您曾说过,长大后会在工余走到国内替学生补习,听说您在读大学期间,一直定期往国内的穷郷僻壤服务当地孩子。说您对国情认知不足或不爱国家都并非事实。对一个学问坚实,快要完成教育文凭的您,若真的再突然加上一个内地培训,心中是万般不愿。我相信那不是因为您不愿回国,而是建议背后所隐含的不信任、不公平。我相信香港没有任何一个专业界别,需要在入职前接受国内培训,为何单单是新老师有此需要?对刚入职的新老师,尽快了解学生及学校特质的校本培训,会比成效仍未见边际的内地国情教育来得重要。

 

在香港一片阴霾之下,在各种撕裂当中,我见到的是教育界的希望,大多数有心有力的校长和老师们,仍然坚守教育理念,守护专业、守护学校、守护每一个学生的健康成长和真切学习。他们都奉公守法,爱护香港、尊重国家、面向世界,以爱心聆听学生,引导他们积极进取,追寻梦想,建设香港、中国以至世界的未来。还记得早年前我曾和您谈论过我国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名句:「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您不是对我说过,您希望做一位好老师,正是因为您有过很多好老师,您很想把这一份好老师的传统精神承传下去,让更多莘莘学子得以受惠。

 

玉珊,是时候收拾心情,整装重新出发,为香港我们的家燃点希望,贡献力量,以不亢不卑的教育真诚和专业栽培敢于创造未来的年青一代。作为您的老师,我相信您能抵得住压力,为孩子而坚持您的理想!

    祝健康、进步!

                                                                                                                                                             您的校长

                                                                                                                                                                黄谓儒

                                                                                                                                                  2015年3月21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