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利

我相信「蝴蝶效应」,希望成为「一点一点地改变世界」的其中一点。

多利,涉足动画、漫画、游戏(ACG)创作的多媒体杂食生物。

画作满满都是跳跃感和温暖感,相信率真的角色及表情,最能打动人心。

多利初中开始同人漫画创作,每年于原创漫画组织「闪亮大陆Shineland」绘画短篇漫画作品。后来进入香港浸会大学,主修数码图像传播(传理学院),副修视觉艺术。毕业后在Simage任职动画师,2013年起在《热血少年》、《漫道》等杂志连载漫画和专栏,并在脸书设专页「多利绘」,希望广结画友。

因作品灵活多变又而鲜明的可爱风格,多利不时参与创作各种书籍和游戏插图,现正创作ACG品牌「STEM少年侦探团」,及参与《雪之飨》的漫画创作。

Facebook
dollylydraw

Instagram
@dollyly21

Twitter
@dollyly21

Website
https://www.wahadolly.wixsite.com/dollyly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样开始踏上绘画/漫画的道路?
多利:小时候,画画是我情绪发泄的重要工具,有笔有纸,我就不会失控。初中开始在同人场打滚,因为脑袋里的奇怪念头想要跑出来,所以要学习给它们安排畅通的道路。当时虽只把画画作为兴趣,但也是很重要的锻练机会。今天,画画居然成为了职业,其实是有赖许多人,在不同的十字路口上推了我一把。我算是个自信不足的人,读DGC、动画入行、漫画入行……每一步都全靠有人告诉我「你行」,给我机会。
Q2 RTHK:从取材到落笔演绎,你跟其他绘作人最「与别不同」的地方是什么?
多利:我的画有魔法喔。哈,这是某人描述而已。比较具体的特点,就是无论任何模式的创作,我的思考模式都是「以画面为先」吧。我比较擅长揣摩、理解别人的要求,也练成了能因应不同需要而改变风格和创作方式,这灵活性在职场上相当有帮助。
Q3 RTHK:最影响你绘作主题或风格的人/物/事是?你的绘作美学信念是什么?最想透过绘作表达什么?
多利:最影响画师风格的东西应该是成长环境。贫富、亲友师长的带领都会造成我们彼此的灵魂渴求不同的东西。

我最想透过作品创造活生生的角色,让他们成为读者的伙伴。

我希望成为「一点一点地改变世界」的其中一点。我相信「蝴蝶效应」,只要有读者看过我的作品后,作出了一丁点思想上的变化,再积累、扩展下去,就可能对整个社会风气作出相当大的改变呢。
Q4 RTHK:对想认识绘画/漫画的朋友,你会推荐他们看那几本作品?
多利:小泉吉宏的《佛陀与想太多的猪》系列,画画前,先来给自己的脑袋注入灵活柔韧的思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