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Serious

美应该平易近人,特别在网络这个平台上。

Nothing Serious每天坚持带给大家温暖。在这孤独的城市中,人就像迷失在十字路口的小精灵。我们每天发布一图一短文,诉说工作苦与乐,分享生活小趣事,描写人生百态,感悟生命成长。我们透过作品,感动读者的心灵,成为治愈人心的一点小确幸。

城市人活在一个压力很大的地方,在喘不过气的空间中,Nothing Serious正是他们喘息的小岛屿。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样开始踏上插画/漫画的道路?
Nothing Serious:我从小的梦想是做作家,在大学时修读的科目是中文系,我觉得有自己的作品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其实不管是不是插画,只要能够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不论什么形式的创作,都给我很大的满足感。

一开始选择在Facebook发布作品,是因为觉得用文字配合图画,可以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得更有趣味,但碍于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学习过绘画,所以在2016年尾把电视台编剧的工作辞掉后,便立即去文具店买了一些基本的文具(因为当时连基本的画具也没有),包括漫画用的墨水笔,一盒十二色的水彩色砖,和一本多用途画簿,每天不断的练习起来。每次看着自己桌面上的那些工具,便没有廉耻地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专业画家了。(笑)

后来,我在Facebook发布了一些作品,反应也不错,便觉得这样做下去,或许有机会成为独当一面的人,不知不觉便走了两年,到现在,虽然还未能独当一面,但至少略有知名度,也享受当中的满足感。
Q2 RTHK:从取材到落笔演绎,你跟其他绘作人最「与别不同」的地方是什么?
Nothing Serious:我的作品主要想反映城市人的孤独感。熟悉我的读者会把我和「工作百态」联想在一起,但我想说的是,正正因为我们这些城市人太离不开工作,我们的生命很大程度都被工作捆绑,例如星期日我们会叫作「放假」,出外旅行也会叫「放假」,「放假」这个词是「工作」的衍生概念;又例如我们只要有一段时间「不工作」,就是「失业」,好像整个生命都活在工作的阴影中。有这种想法其实是很痛苦的,这也是为什么读者看我的作品会有共鸣的原因,因为我们太孤独了,我们大部分人做着自己不爱做的事,我们每一天放工,都好像解脱,好像从地狱上来,回到家的时间也不多,不太自由,又怎会快乐呢?

我不知自己的作品有什么「与别不同」,但我会说是我把重点放在这些城市人的内心,尝试去了解他们的心境,去感受「如果我是他们,我会怎样」的心情。
Q3 RTHK:你的绘作美学信念是什么?最想透过绘作表达的是什么?
Nothing Serious:一个字──「简单」,两个字──「不要有太多杂物在画面上」。(笑)

我很喜欢简单的事物,每次创作一幅画,都想读者可以直接理解到我的想法。我没有理会作品是否符合「美学」的要求,因为我希望读者可以由「感受」出发,作品美或不美,决定权在读者身上,而不是评论者身上。假如某一天,某人因为一潭死水而感动,那么这潭死水就是美的。所以我想说,美没有标准,也没有高低,美应该平易近人,特别在网络这个平台上,我希望每一个认识我,或者不认识我的人,第一眼看到我的作品,都会被我的「简单」所感动。
Q4 RTHK:对想认识插画/漫画的朋友,你会推荐他们看那几本作品?(2-3本)
Nothing Serious:第一本我会推荐他们看的,是高木直子的旧作《一个人上东京》,讲述作者不知天高地厚,离乡别井,来到东京这个大城市追寻插画梦。书很写实,虽然在说一个人的经历,但她的感受却是所有人的,很适合在失意的时候看,能给人极大的鼓励。

第二本是妹尾河童的《厕所大不同》,这本作品给我的感受很深,因为我第一次感受到插画是可以有观点的,可以很自由地表现不同的事物。一些我们平日不去留意的事,也可以成为插画家笔下的主角。这本书令我决定要走上插画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