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志豪 Jerry Cho

近年喜欢采用大量线条,因为线条是香港漫画最大特色之一,我希望让更多人知道这一点。

曹志豪 Jerry Cho,香港跨媒体创作人、漫画家。曾服务于文化传讯、天下出版社、玉皇朝等各大漫画机构,主编作品包括《灵周刊》、《Love Cycle》、《吸血鬼猎人》、《Biohazard》、《邪神》、《神兵F》、《死角》、《杀手.无与伦比的自由》、《方新侠》等,亦曾参与根据黄玉郎原著故事改编的电视片集《神兵小将》的storyboard。
2013年作品《杀手.无与伦比的自由》获杂志Ani Wave一人一票评选为「全年最佳漫画」、「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
2014年获得澳门金莲花奖、「最佳小说改编漫画奖」。
2015年获选为「全港十大漫画家」之一。
2015年任职漫道杂志创作总监、网络电台MD Channel总监。
2016年创立美术制作公司jerrycho workshop limited,制作旺角水务署外墙壁画,全长超过100米,为全港最长。出版《死角》图文小说(三联书店出版)
2017年代表香港参加世界最大漫画节「法国安古兰漫画节」,制作湾仔修顿球场观众席绘画大型壁画,策划「香港七十二行」画展及书籍。
2018年制作香港国际机场入境捷运列车月台全屏幕,展出个人作品。
2019年为新世界建筑绘画「新筑工匠画」及担任顾问。与刘德华及其创作团合作,编绘图文小说《东方搜神局-天火传》。

Instagram
@jerrycho_chiho

Facebook
jerrychochiho, JerryChoWorkshopLimited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样开始踏上插画/漫画的道路?
曹志豪 Jerry Cho:儿时哮喘病缠身,每次哭闹,面红气喘,把父母吓得死去活来,担心这小子能否养得大。父母为了不让我动气,保持心境平和,想尽方法,一招又一招,当时娱乐选择有限,漫画是其中之一,其时最受欢迎有两本-「龙虎门」和「李小龙」,4岁的我只要一书在手,就再没闹过一次,更意想不到的是哮喘竟然也不药而愈。漫画变成我的灵丹妙药。自始与漫画结缘。由看到画,画满教科书,再自创小故事迫兄弟看,书还没读够就入漫画公司工作,父母习惯了什么都依我,亦没有干涉。画、画、画,每天都画。
Q2 RTHK:从取材到落笔演绎,你跟其他绘作人最「与别不同」的地方是什么?
曹志豪 Jerry Cho:我觉得创作人可分为两类,一是天才,一是苦学生,天才可以用直觉判断,而且精准,例如红色,有无数阶调的红色,但天才就会反射神经一样立刻就选出最恰当的色彩。反之,苦学生任何判断都要问「为什么?」例如不懂如何画一个人,要去学人体结构,搞不懂一张画人与字的配置,就跑到设计学校上课,发展自然慢,不过原来年月过后各自有优势,无分高下。
正因为长年问为什么,想事情比较理性,每一次必须做大量功课,更甚会亲身体会,亦反映到我的创作上,比较踏实。喜欢以人或现有事物为题,就算画外星人,也会先以历年外星人记录或传说作基础再创作,花费大量无谓时间。不过我已经十分接受自己的工作流程,风格也由此而成。
Q3 RTHK:你的绘作美学信念是什么?最想透过绘作表达的是什么?
曹志豪 Jerry Cho:其实我从来只会想每一次创作的目的,用什么方法比较其次。目的和手段两者的分别,我分得好清楚。
近年创立自己的工作室,日常为客户提供美术服务,会怀着同样的心态,以漫画的基础,利用不同工具,例如壁画、插画、漫画、平面设计、装置设计、吉祥物等等,说好客户要说的故事。
个人自由创作,近年喜欢采用大量线条,线条是香港漫画最大特色之一,我希望让更多人知道这一点。
Q4 RTHK:对想认识插画/漫画的朋友,你会推荐他们看那几本作品?(2-3本)
曹志豪 Jerry Cho:我会追作家,说故事方面,我喜欢《阿基拉》的大友克洋、《Monster》的浦泽直树,美术方面我喜欢 Mike Micnola 及 Möb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