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广成

透过创作,实验并实现自己的某些想法。

柳广成童年于日本京都生活,早期作品深受日本漫画文化影响。

柳广成曾于不同平台出版及连载短篇漫画十余部,如《漫道》、《Ani-Wave》等。自2017年参展「法国安古兰国际漫画节」后,创作方向骤变,于《字花》、《明报》、《Breakazine》、《号外》、《新活水》等平台发布专栏画作,并参与漫画合集《热带季风》、《Comic O》、《宅时代》等。

除漫画外,柳广成亦积极创作逾十部动画短片,曾于影院、时代广场等平台播放。
另亦为多套作品绘画封面及海报,如《反抗的共同体》。

近期,他专注于创作个人漫画作品,如于法国、比利时出版的《Fantaisie ordinaire》、台湾出版的《被消失的香港》、荷兰出版并全球发售的《Cube Escape: Paradox》、以及正在进行的《Unknown Brothers》。

柳广成常以铅笔创作,藉其笔触强调氛围,同时探索漫画语言的可能性。

展览经验:
Angouleme International Comic Festival (France, 2017)
Angouleme International Comic Festival (France, 2020)
Lyon BD Festival (France, 2020)
Bangkok Through Poster (Thailand, 2019)
We Are All 香港人 Exhibition 2020 (USA, 2020)
私たちは、マジで__が大好きなんだぜ! 展 (Japan 日本, 2020)
反抗的画笔 (Taiwan, 2020)
香港の不自由展 (Japan, 2020)
The Art of Defiance - Hong Kong: Revolution of our time (Australia, 2020)
抗争的艺术 (Hong Kong, 2020)
Fantaisie Ordinaire (Hong Kong, 2020)
Cube Escape: Paradox Exhibition (Hong Kong, 2019)
实现漫画 (Hong Kong, 2016)
较.量—香港漫画力量 (Hong Kong, 2017)
逐格逐格 (Hong Kong, 2018)
香港动漫海滨乐园 (Hong Kong, 2019, 2020)
图像小说祭 (Taiwan, 2019)
纸本石墨:深邃之境 (Hong Kong, 2020)
不怕沾湿毛发 因能与你畅游 (Hong Kong, 2020)
PLAY! 香港漫画巡回展览 (Hong Kong 香港, 2018)

Facebook
柳广成

Instagram
@cowcowtony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样开始踏上插画/漫画的道路?
柳广成:我于日本长大,受当地流行动漫作品影响,自三岁起便爱上绘画,约八岁时立志长大后要以绘画维生,从此便没有停止绘画。至大学期间,开始专注绘画完整的漫画作品。大学辍学后,透过接案与绘画教学工作维生,过程中创作了许多短篇漫画作品,不单累积了经验,也在漫画圈内逐渐累积名气。随着时间经过,透过创作赚取的收入占总收入比例增加,于是把重心偏向争取个人创作的空间,减少不必要的接案与绘画教学等工作,现在已经可以透过全职创作维生。
Q2 RTHK:从取材到落笔演绎,你跟其他绘作人最「与别不同」的地方是什么?
柳广成:我没有刻意要与别人不同。我相信,每个人的人生体验都是独一无二。随性、自然地跟随自己的创作意欲、探索精神及好奇心画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走出自己的道路,建立起自己的「特色」。在此前题下,作品不单单是与别不同而已,更要为创作的世界带入新观点,让艺术史这个宏大的接龙游戏,得以运作下去,画出崭新时代应有的崭新作品,才不会沦为画功不俗,却无甚特色、观点俗套而不受关注的艺匠。

我自身的「与别不同」,可能源自于我选择了与我确切地有共鸣的铅笔作创作媒介,而巧合地,铅笔在完成阶段的作品而言,并不是常见的媒介,偶然地使我的作品具备了强烈的辨识度。另外,创作上不甘于停留在已知的方法及概念,亦可能是我看起来「与别不同」的原因。有些分镜,有些方法,玩了两三年,我就会玩厌。玩厌了,就会自然地尝试其他的。而且,养成经常欣赏其他作品的习惯,亦令我更强烈地意识到,有些想法早已经有人试过,我再做也没有太大意思。而其原因并非为了保护我个人在创作世界上的辩识度,免得与人雷同,而是我自觉自己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会本能地渴望在我不熟知的领域探索和构思,最终透过创作,实验并实现自己的某些想法。

我认为,我的创作精神与科学精神无甚差异。只是,我的创作会更关乎情感表达。
Q3 RTHK:你的绘作美学信念是什么?最想透过绘作表达的是什么?
柳广成:美学绝不应仅止于呈现高写实度的技艺。我觉得自己有时会受「技巧」的框框影响,对画面有某种既定而狭窄的想像。例如,如果自己把鼻子画歪了,就会倍感憋扭,过于专注雕琢画面的正确性、合理性,而欠缺了某些脱俗的想像、试探的心和创意,也因对画面的正确性过于执着而受了点掣肘。但幸好,我意识到自己这种创作状态,亦正学习如何更自然地绘画。

有时看那些旁人觉得很丑,丑得甚至会批评的画作,于我而言却格外有趣。像近期杨学德的油画,我觉得他的绘画状态比我自由得多,而且从画面感受到的精神状态很丰富。用示爱打个比喻:对我而言,精通言语表达的演说家,用花言巧语、错纵复杂的修辞手法对追求的对象说着甜言蜜语,并不及一个羞涩、不善辞令又胆心的小男孩,吞吞吐吐地向心爱的对象说声「我…我爱…你。」般动人。演说家的老练,有时不一定比小男孩的笨拙撼动人心。

但有时,如小男孩般太不善辞令,可能连沟通也办不到,莫论情感的传递;有时太如演说家般娓娓而谈,却又可能把话说得太油腻太满,引人怀疑情感的真实性。我认为,走向两边的极端都不太好。我希望自己是个有基本表达能力,而且谈吐真诚的人。绘画是,做人亦是。

总的来说,我的绘作美学信念是「真」,但单纯的「真」又很乏味无趣。不假思索地说真话不难,如何在具挑战性的语境下,用更简而有力、甚至具创意的方法表达「真」,进一步深化「真」这个信念,亦是我个人觉得好玩的地方。于是,我最想透过绘作表达的,是研究表达的方法,如何与内心情感互动,并且有效地透过创作表现出来。

我喜欢的漫画,有的其实论画技,无甚看头。于是,与某些朋友分享我爱的书,大家未必认同我的想法,但我觉得有必要捍卫创作的世界,不该因为技艺的雕琢而忽略其他更宽广的创作方法及领域。
Q4 RTHK:对想认识插画/漫画的朋友,你会推荐他们看那几本作品?(2-3本)
柳广成:Chris Ware的任何作品、Richard McGuire的《Here》、Tobias Tycho Schalken的《Balthazar》,这三年以来我都是推荐这个书单。你不会特别赞叹画技,他们不是金政基那种以画服人的创作者,但你会欣赏他们的漫画语言,打破漫画上的常识。因为艺术不太可能有绝对的定义,总有被人类忽略、未知却精彩至极的领域。就像「世界」这个词汇般,早期社会对外太空无甚想像和认知,世界通常对大众而言只涵盖地球表面。而世上大多数人亦抱持如此的成见渡过终生。但世上总有些奇怪的人,持续发现新事物,「世界」在今天才会变得如此广阔。世界如此之大,如果人类只着眼于地球这颗暗淡蓝点,也太可惜了吧。漫画亦然。而这三本书,让我见识到漫画世界的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