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ie Chau

从同学仔的「大花脸」开始,希望画作能让人看见世间的真善美,将梦境变成漫画。

生于香港。相信自己是外星人转世,自小与地球人沟通有点困难。

四岁就读幼稚园时,妈妈给她一盒水笔。她用水笔替十位同学仔画了大花脸,结果除了罚留堂和见家长,也令她画出个瘾来。

十四岁就读初中时,选科DROP了至爱的美术科,拣了不喜欢的电脑科。她宁愿上电脑堂偷偷玩MINE SWEEPER,也不要接受当时美术堂 「把东西画得越似便越高分」的教育模式。

十七岁,会考后拿着三件陶瓷制品,在没有会考美术科资格下被理工大学设计文凭系取录。成为了中学同届中唯一被理大取录的中五学生。但也于同年,在理大考第尾,要留级。

十九岁,离开香港和亲人,独自到英国读书和生活。正值千禧世界一片繁华盛景,令她在彼邦大开眼界。

二十四岁,讨厌当时无聊的跟单工作,转为全职画画人,实现了小时候想当画家的梦想。

今天(不告诉你知几岁!),除了作画,也忙于打理她的小花园。每天种种花喂喂动物,心里踏实多了。现在她最想要的,除了心灵的富足,还有画出感动人的画作。那种感动,不是来自作者有多名气、画工有多细腻、颜色有多明媚,而是可以透过画作,让人看见世间的真善美。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样开始踏上绘画/漫画的道路?
Carrie Chau:我在幼稚园时已用画笔替同学仔画大花脸。我想,是从哪时踏上这条路吧!
Q2 RTHK:你的绘作美学信念是什么?最想透过绘作表达的是什么?
Carrie Chau:我也在学习及追求画画的信念是什么我还很年轻,画画的资历及人生阅历尚浅。所以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需要学习。当一个人阅了历多了,他的创作应该有更多内容可咀嚼,更能感动人心吧!
Q3 RTHK:对想认识绘画/漫画的朋友,你会推荐他们看那几本作品?
Carrie Chau:我没有那几本特定的作品要推荐。我会鼓励多看文字书,因为文字带来更阔的想像空间。现在我在看尚.纪沃诺着的种树的男人,及Rachel Carson's Silent Spring。当然我也会留意其他创作人的作品,尤其本土的艺术家。特别喜欢杨学德及黎达达荣,因他们的东西很「麻Nut」,很有趣。
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