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奖
自成一格    达明一派

有一种相遇,叫达明一派。
1984年,刘以达在音乐杂志公开征求Band友,
十数人来应征,
偏偏都相差太远,
唯独在电台当DJ的黄耀明最为投契,
只因二人都爱听 David Bowie。
这一年,达明一派随着香港前途一样,尘埃落定。

有一种美学,叫达明一派。
1986年,少年达明遇上人称阿叔的美指大师张叔平,
阿叔讲发型,
阿明要留长,形象够鲜明,
阿达要剪短,看来更有型,
精心打造的首张唱片,就是充满个性,
以后达明一派的唱片封面,
都是刺激视觉神经美学经典。

有一种勇气,叫达明一派。
无论是灯光里飞驰的溜冰滚族,
天花乱坠之下还要决定去救火的少年,
瑟缩于惶恐下的百姓,
还是被禁色的灵魂,
排名不分先后左右忠奸,
达明的歌曲,皆要为人民服务。

有一种音乐,叫达明一派。
1987年,当《石头记》碰上电子音乐,
贾宝玉都「潮」起来,
一举摘下「最受欢迎演出中文歌曲」奖。
今夜星光灿烂迷惘夜车继续追寻马路天使,
一场英伦电子浪漫新浪潮,
自成一格的,
就是达明一派。

现况天天在变化,
兜兜转转,
真真假假,
还有达明一派,
继续能够随歌唱随歌舞随欢乐,
我们今天应该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