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是我的兴趣,但向来反对把这种个人兴趣神圣化,是以也有点抗拒被视作「看书的人」,怕跟那些额头凿住「我看书」三只字的人归为同类。不过那天跟朋友谈起,在我 那不开心的大学时代,每天躲在图书馆看书;还有毕业后大半年找不到工作,每天乱逛书店。方才察觉和庆幸,在人生中偶尔挫折低潮的日子,原来都是书在陪我。

我和书的缘份,要由小学说起,一年级第一次例行见家长,班主任说:「这孩子好像蛮喜欢看课外书,这是好事,你们应该鼓励他,多买书给他看,不管什么书都好。」我父 母的教育程度不高,但他们很尊敬老师,于是言听计从;自此,我扭计买玩具不一定获准,但想买书就从未遇拒,父母每次都二话不说掏钱给我。

还记得那些年,香港书展创立不久,还未分拆出「动漫展」,场内接近三分一摊位都卖漫画。但因为班主任那句「什么书都好」,父母每年带我去书展都让我尽情买漫画,把 一整套一整套《怪医秦博士》、《龙珠》、《足球小将》带回家,堆满几个大书柜;然 后废寝忘餐追看,有时候甚至荒废了功课和考试。但还是因为「什么书都好」这句话,父母对于我疯狂看漫画也甚少阻止。

诚然,漫画也是书的一种,尤其大师级作者如手冢治虫,其作品的艺术和哲理水平不逊于很多纯文学名著。小朋友看漫画除了妙趣横生,其实也有着促进阅读、理解、想像和 表达能力这些「副作用」。而在看漫画之后,小孩子可能渐觉不满足,或会像我当年一 样,开始找更多武侠小说、历史、哲学等不同类型书籍来看。

我在学校的中文科成绩一直很好,阅读理解更经常满分,后来会考和高考也顺利摘A;及 至毕业后投身新闻行业,中文能力对我也颇有助益,历来侥幸获得多个新闻奖项,包括连续三年(2016、2017、2018年)获颁香港报业公会「最佳经济新闻写作奖」冠军,同时 在 20 17 年 于 三 联 书 店 和 新 阅 会 合 办 的 「 年 轻 作 家 创 作 比 赛 」 胜 出 , 得 以 在 同 年 出 版 拙 着 《香港旧书店地图》。现在回想,我幸运地得到这些际遇,跟当年大量看漫画所打下的 最初阶基础脱不了关系,最终当然要归功于班主任那一句「什么书都好」。

回到文首所讲,我反对把看书神圣化,也不认为所有人都一定要大量阅读才会善良、幸福和成功。然而,尽管现时科网技术发达,书籍却仍是知识的最佳载体之一。而在我的 成长时期,很庆幸一直获得书的陪伴。据说「爱看书的孩子坏不到哪里」,这句话相信 错不到哪里。所以家长们若在看这篇文章,我愿把班主任当年的说话借花敬佛:「孩子若有兴趣看书,应该多加鼓励,不管什么书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