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喜欢集邮也喜欢搜集错体邮票。

两年前,集邮界盛传香港一毫普通票发现漏齿孔的大变体。有人说:这种未钉齿孔的大变体只有一全张;有人说:这种未钉齿孔的大变体可能有两全张。不过,一全张也好,两全张也好,这种错体总是十分珍贵的。一九五四年发行的五分未钉齿孔错体邮票,每对时价在港币三千元左右。正因为这样,老李听到这个消息后,千方百计想得到一组四方连。

他不知道那全张的错体邮票在谁的手里,每一次见到邮友,第一句总是:

「知道不知道谁有那张未钉齿孔的一毫错体票?」

大家都说不知道。

有一天,老李遇到一个姓徐的邮友,问起这件事,老徐说:「让我老实告诉你吧,这张未钉齿孔的错体邮票握在我的手里。」

「可以不可以让一组四方连给我?」老李用近似哀求的口气问。

「我曾经卖一组四方连给外国邮商。」老徐说。

「多少钱?」

「四百元。」

「好的。」老李说,「我付你四百元,请你让一组四方连给我。」

老徐答应了。老李当即付出四百元,换来四枚未钉齿孔的错体邮票。回到家里,李太问他:

「拿到薪水没有?」

「拿到了。」

「拿来,我要缴房租给包租婆。」

老李当即将购买邮票的经过情形讲给她听。李太听说丈夫将一个月的薪水换了四枚一毫的邮票回来,拍手跺脚哭了起来,怒骂老李是个疯子。

这是两年前的事。

现在,这种未钉齿孔的邮票已变成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过旧历新年时,一切都失去预算,到了「初十」,连买餸的钱也没有了。李太要老李到公司去借支薪水,老李说:

「刚过年,怎么好意思开口?」

「既然这样,不如将那四枚未钉齿孔的邮票卖掉吧。」

老李不肯卖。李太放声大哭。没有办法,老李只好偕同妻子走去邮商处,将未钉孔的错体卖掉。邮商给他五百元。

走出邮票社,李太兴高采烈:「想不到这邮票竟赚了一百元!」

老李说:「如果不是因为等钱用,我怎样也不会卖掉的。你知道吗?这组四方连的时价是二千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