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头猪把农具室改装成自己出入的总部。晚上他们就在这里研读从农舍找来的有关打铁、木工和其他求生须知的书籍。雪球忙着把其他动物组织起来称为动物委员会。看来他乐此不疲。他为母鸡成立了鸡蛋生产委员会、替牛创立了「洁尾」联盟。还有专门为驯化老鼠与野兔而设的野生同志再教育委员会。此外还有专为绵羊而设的纯白羊毛运动和其他花样百出的名堂。当然雪球还是识字班的创办人。整体来讲,这种种计划都以失败告终。我们可用驯服野生动物这计划做例子。计划实施后,他们依然故我。如果你对他们特别礼遇,他们就不客气了,好意照收不误。猫是再教育委员会一分子,开头的一段时间表现得非常活跃。有动物看见她坐在屋顶,对着伸手不及的麻雀说话。她说所有动物现在都是同志,只要愿意,任何麻雀都可以在她掌上休息。可是麻雀还是跟她保持一段距离。


识字班倒是成绩斐然。入秋时几乎所有农庄内的动物都可以在某程度上说得上粗通文墨的了。


三头猪能读能写。狗的阅读能力很不错,可是除了热中于〈七诫〉的文字外,其他的书写一概不感兴趣。山羊妙瑞的阅读能力比狗胜一筹,有时她拿着从垃圾桶抢来的零碎旧报片段在晚上念给其他动物听。班杰明的阅读能力可说跟猪平起平坐,但他从不善用这方面的能力。他说就他所知,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过目的。幸运草把全部字母都学会了,就是没法把字母拼成字。拳手对字母的认识仅及于D。他会用大蹄子在地上描画出A、B、C、D四个字母,然后竖起耳朵站在那里盯着这四个字母看。有时摆动额前的鬃毛,吃力地回想接下去的究竟是什么字母,却总也想不起来。的确,有好几次他终于把E、F、G、H学会了,但是学会了记住这四个字母,却发觉已忘了A、B、C、D。最后他决定能够记得前四个字母已很不错了,于是每天练习一两次来加强记忆。莫莉除了组成她名字的六个字母外,拒绝学习任何新东西。她会用树枝工整地排出这几个字母,还会放上一两枝鲜花来标志自己的名字,跟着绕着这花饰跑两个圈表示自己多欣赏。


农庄上的其他动物学习字母以A为极限。大家还有新发现,那些脑袋不灵光的动物如绵羊、母鸡和鸭连〈七诫〉都记不牢。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雪球宣布〈七诫〉其实可以简化成一条定律:「四脚的确好、两腿心肠坏。」他说这格言涵盖了动物主义的基本精神。谁对此精神有透彻的了解,将免除人类污染的灾难。鸟类动物本来反对,因为在他们看来鸟类也是两腿动物,但雪球一下子就给他们证明其实不是。


「同志们,」他说。「鸟的翅膀是飞行器官,不是操纵的工具,因此应视为腿。人类最显著的特征是他的手,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


禽鸟虽然听不懂雪球的长篇大论,但他的解释却听得下去,也因此地位稍见卑微的小动物很快就用心把新学来的格言记起来。「四脚的确好,两腿心肠坏」也大剌剌的书写在谷仓墙上〈七诫〉的上方。羊群刚学会了背诵格言后就高兴得不得了,躺在田野时常一起咩咩的叫着「四脚的确好,两腿心肠坏!四脚的确好,两腿心肠坏!」这样一叫就叫上几个钟头,从不言倦。



译:刘绍铭

文字/声音授权: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