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创作这条路,和我的成长背景有莫大关系。
我在一个单亲家庭中长大,童年生活并不愉快。看到其他小朋友有完整幸福的家庭,我显得既羡慕、又自卑,由于害怕被同学嘲笑,故此我总是将自己隔离,从不愿意结交朋友。
升上高中后,我还是惯常地独来独往,由于家中环境凌乱不堪,放学后我宁愿到附近的图书馆消磨时间也不愿回家。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更多的文字,当中尤其喜欢阅读一些心灵励志或人生哲理的书籍。
透过阅读,我的视野渐渐广阔了,无论对自己、世界都有一份新的体会。我学会面对内在的「我」,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自己及过去。我慢慢领略到一个人生道理 — 与其执着过去,倒不如把握现在,活好每一个当下,这亦成为我日后的人生格言。
后来我阅读更多关于心理学、辅导等书籍,发觉自己对社会服务有浓厚的兴趣。我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人生的目标及方向,并决定报读社工课程,希望自己能够以生命影响生命,帮助更多社会上心灵贫乏的同路人。
 阅读,不仅打开了我的内心世界,更导引我走入他人的世界,做一颗为别人指引路向的北斗星。
三年前,我决定提起笔杆,将自己多年来从事外展精神科工作中的所见所闻,透过小说创作的方式呈现出来,希望市民大众能够了解精神病患者的世界,明白病患背后都是一个个有血有泪的动人故事,改变社会长久以来对精神病患者的负面标签。
我不单相信歧视源于误解,更相信通过閲读能改变读者的固有认知,训练感同身受,扩大对他人的同情及怜悯之心,开启一个充满同理心的世界。
閲读的其他好处,相信也不用我多说。人类的生命有限,任何人都不可能亲自去体验所有的生活。知识,更是无穷无尽,我们没有可能对所有知识都了如指掌。俗语说:「读一书,增一智。」閲读正提供一条管道让我们摄取别人的经验来开拓自己的视野、润泽心灵,增长智慧。
透过文字,我们更可以超越空间和时间的限制,每当閲读历史书籍,了解古往今来事情的前因后果,不难发现相同性质的事情往往会不断循环出现,所以我们更应以史为镜,汲取前人的经验,明辨是非善恶,做一个有良知、对社会有道德责任的人。
在讲是讲非、心灵贫乏的年代,用心阅读才是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