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用聪明、聪颖、伶俐、机智、醒目等词,来形容能力优秀的孩子。至于智慧的孩子,却不常听见。一谈到智慧,想到的就是人生思考,社会议题和道德判断,诸如爱、友情、金钱、战争和坚持等等。当中涉及的不是知识、技能的掌握,而须靠经验累积和思考沉淀而成。这不是说智慧与孩子扯不上关系。相反,社会环境日益复杂多变,他们面对的生活中大小事情和个人成长,许多时是用智慧而不是聪明来处理。而要培养智慧小孩,阅读故事是个好途径。

故事是智慧的源泉。我们藉著书中人物的故事,能够超越自己,连系别人,从而获得生活世界中没法可能得到的体验。于是,故事读了多少个,就能经历了多少个生命,并体会当中蕴藏的智慧。就幼儿来说,绘本就是故事最好的载体。有吸引的图画、有趣的角色,配合亲子伴读等条件下,他们能藉着小故事,获取大智慧。例如,上述提及的人生议题,笔者就想到以下几本绘本:《狮子与鸟》(玛丽安杜布,2016)中的狮子和鸟的聚散,启发我们思考爱和占有的问题;《一片披萨一块钱》(朱里安诺.菲利,1998)的阿比与阿宝,提出金钱,还是友情重要的问题《田鼠阿佛》(李欧.李奥尼,2002)的主角阿佛,在社群中不事生产,终日只爱造梦,搜集不切实际的东西,但绝不是毫无贡献的一员;《敌人》(大卫.卡利,2009)中两阵对决的士兵,由彼此仇恨猜疑,到明白自己只是政权的棋子;又从《然后,春天又来了》茱莉.福莱诺,2013) 那个爱耕种的男生身上,我们领悟到努力不一定有收获,而在漫长的等待中,虽然充满焦虑和担忧,却总会见到希望。

好的故事,的确发人深省,寓意深厚。要将之一一发掘出来,除了细心阅读,也要靠主动的想像和发问。我们试深入再看看《手套》(艾乌格尼 M.拉裘夫 2008)这一绘本。故事讲述老公公和小狗在漫天风雪的森林里打猎,不小心丢掉了一只手套。动物发现后,都想走进里头取暖,第一只是小老鼠、接着是青蛙、兔子、狐狸、大灰狼,继而还有山猪和熊。直至老公公发现手套丢失了,于是就回头去找。手套中所有动物都吓得跑了出来,老公公最后也把手套捡回去了。《手套》好像只是个有趣的雀巢鸠占的故事。但当中细小的手套,如何能容纳一众动物?而猛兽又如何跟小动物共处?都是个「刺点」(巴特,1997,页 112)─ 一个令读者触动,让我们留神注意,并牵起连串问题的地方。据此,我们或会再问:在雪地上的动物,是否无家可归,才要挤在一起?手套那么挤迫,它们有没有吵架,甚至打起来?小动物会不会被后来的猛兽吃掉?当知道老公公回来找手套的时候,动物们会否抱有歉意,但同时,又有没有想过游说他不要把手套取回?至于老公公,他会二话不说,取回手套,还是?…… 当在大人引导下,孩子尝试回应这些问题时,就同时在思考怜悯、关爱、同舟共济,甚至在故事中路不拾遗涉及的道德两难的问题。可见,要培养智慧小孩,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找一本成人也能受感染、触动的绘本,引导孩子投入其中,让他们的想像、好奇和思考工作,就是开启智慧的重要之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