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老师和大人都说,孩子最需要用功培养的,不是脑,便是心。怎想到几十年后,令我闭上眼睛,回到未来,百感交集,靠的竟然是舌头、鼻子和耳朵。那年我刚刚大学毕业,辛晓琪的 〈味道〉播得连香港也街知巷闻。当时琅琅上口,其实不求甚解也无从了解。「味道是记忆的最强载体」这等老生常谈,年少气傲的我,又怎会愿意相信?

但事实是,我们都敌不过时间。「谁说,时间片刻变陈旧,全为我分秒亦停留」,昔日听〈陪着你走〉原装版,确实是被卢冠廷写的旋律完全说服。心里有着这首歌,只是为了那完全抽象,没任何敍事结构,由音乐和声韵交织而成的袅绕。

去年,再听我喜欢的本地音乐组合「小尘埃」翻唱这首歌,终于明白那时候令我感动的到底是什么。他们青涩无邪的嗓子,轻盈地吞吐,字字珠玑,以青春的正直来示范说明,即使还没有切实经历过人生,只要触碰唐书琛绵绵歌词里的世道,还是任谁都会被感动的。那被感动的起点没有其他,就是人性;就是他也是你和我的,那一点从人心深处神秘而无形地连系起来的灵气。

灵气一般随年龄增长而消散,就好像许多小孩会感觉到异度空间里的幽游,但长大后便渐渐与此绝缘一样。灵气散退,留下的是被现实磨蚀出来的划痕。划痕中有英勇的刀疤,亦少不了黯然的伤口。伤口出现、愈合、结疤,经过这些自然的过程后,心里于是有了个底子。然后再听歌词,就有不一样的感觉,找到不一样的连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