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时常有这种幻觉,这一天是最后的一天,也是第一天。这是否很矛盾呢?其实我们都很聪明,我们不是一直有很多矛盾的金句吗?「这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这是最后一天,也是第一天」只不过是从前人的智慧变换出来吧!当然,我所谓的最后或第一,跟「早上四只脚,中午两只脚,晚上三只脚」的希腊神话如出一辙,不过是把时间浓缩了吧!

 

这是最后的一天,如果我们不把某些东西煞住。我们没有煞住对地球的过度虚耗,不久将来我们不但要每天限用能源,还可能受到恶劣天气的影响;我们没有煞住太空探索,可能引起外星人的关注,继而入侵;我们没有煞住探讨时间旅行的可能性,或许造成〈像你们这些丧尸〉笔下的混乱时间,自己竟然是自己的父和母、子和女。每一天都是关键,每一刻都是终结。我们都知道,每一个科幻小说家都知道。

 

这是第一天,如果我们持续下去求索。我们探索宇宙、探索地心、探索海洋,每一个地方都可以移居;我们发展网络、探讨上传,可以压缩生存的空间,减少对资源的依赖 ;我们开创时间旅行,回到过去不让某些事情发生,让现在变成更好的现在。每一天都是关键,每一刻都是开创。我们都知道,每一个科幻小说家都知道。

 

科技发展,从来都是双刃刀。开创与终结、诞生与死亡、孕育与破坏、放任与操控,乐观与悲观,同时并存在我们的面前。每名科幻小说家都有个使命,就是提醒读者这一天很特别。人类每个举动都是蝴蝶效应,一个决定可以令世界灭亡,一个决定可以令世界重生。是怎样发展下去,科幻小说家只是空想,没有参与的权利,但他们都在提供一种可能性。

这一天是最后一天,还是第一天,科幻小说家没有决定的权利。他们只能把可见的将来呈现在大家的面前,任君选择。科幻小说家既写遥远不及的未来,也在写这一天。这一天一面指向未来,一面联系我们的心。路是在所有人类的面前,科幻小说家选不来,但大家却可以,一个人不能,但只要团结起来,总能一步一步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