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思索,这个小国又冷又黑,冬天平均日照只有三个小时,历史上曾经是欧洲穷国,靠打鱼为生,因为生活困难而移民到美国的挪威人多达800万人,比国民还多将近一倍。怎么变幻的戏法,现今已经是联合国推崇备至的人类发展指数最高的国家?2013年人口才突破500万,还不及香港,但已经达到均富水平?(香港的坚尼系数为53.7,是发达地区中最高,挪威为25,为发达地区中最低之一,source:美国中情局CIA The World Fact)。立国只比中华民国早了六年,已经捷足先登,发展成为全世界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国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

挪威头上还有一顶光辉的桂冠:经济合作发展组织2010评审「更美好生活指数调查」,挪威在34个成员国中拔得头筹。高薪、低工作时间、福利齐全、长寿(平均81岁)、环境卫生一流,政府由1990年开始建立「政府全球退休基金」,全民生老病死,由摇篮到坟墓,都得到政府照顾。这个调查中显示,86%的挪威人「十分满意」自己国家的生活。2013年2月的《经济学人》杂志,将北欧发展模式视为全球学习的The Next Supermodel模范社会。

香港的冬天气候,远较挪威优越。每天都有太阳,我们或许习以为常。但由永夜的挪威北极圈回来,连续两个星期都不见天日的我,见一次太阳,歌颂一次,感恩一次。而且,香港冬季的阳光,温柔而和暖,琥珀色的温婉,令任何铁汉也融化。在蜜糖的粒粒金光之下,我坐在咖啡店,听着Lisa Ono的西班牙语歌曲,喝了一杯咖啡,阅读了两本有关挪威的书籍,写了一篇专栏,消闲了一个下午。看到商场琳琅满目的商店,我学挪威人,商店都不逛,最后回家去煮一餐住家饭。关了电视,和家人摸着杯底,慢吞吞地吃一顿三个小时的晚餐。

我开始挪威化了,我个人的幸福指数这个月翻了两番,前提是不必上班,不要开会,没有老板,没人催促。那么,我们也可以在新界某处,建设好我们的奥斯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