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家图书馆地铁站出入口那个不冷不热的位置,拄拐杖的乞丐大叔仍旧站在那儿,同样在慢慢地数算铁罐内的「收入」,跟先前不同的是,他身旁多了一个年约十岁,衣衫褴褛的小丫头。

 

那小丫头眼大脸圆,胀卜卜的圆脸上有几道用肮脏指头搔痒后遗下的污渍,眉宇的稚气之间略带几分沧桑。

 

适逢人流疏落,我马上跑到乞丐大叔跟前,抱拳一揖,以江湖口吻不亢不卑地说:「在下有要事找贵帮的帮主面议,烦请尊驾引见。」

 

「三三呀,你看这人⋯⋯」乞丐大叔没理会我,只管垂头跟小丫头说话:「他若非是个疯子,就是个读武侠小说太多的书呆子。」

 

「你搞什么呀?」R在后面尴尬地扯我的衣脚。

 

「阿Wing老师,请别花时间在叫化子身上,我们办正事吧。」海涛也是一头雾水。

 

「你们别吵,他们就是我所说的民间力量。」我回头解释。

 

「请恕我直话直说,叫化子没力量可言。」海涛不以为然。

 

「小子,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反驳海涛,趁机吹捧乞丐,「丐帮分南北,以长江为界,南丐早于清末已不成气候,北丐迄今依然鼎盛,人数加起来,比解放军还多,而且组织严密,人人懂武功。所谓大隐隐于市,你看这位前辈,他不是随便站立,他这个是内家功夫的站桩姿态,正在修练上乘内功。」

 

「先生,请你行行好,勿拿老叫化开玩笑。你若怜恤咱,就请施舍个发财钱。不然的话,请你让开,别阻碍路人施舍发财钱给咱。」

 

「对。」我摊开手掌,「海涛,把钱包拿来。」

 

海涛老大不愿意的摸出钱包,却迟迟不愿意把它交给我。我于是一把攫过来,打开,抽出一叠钞票,数也不数,就塞进乞丐大叔的铁罐里。

 

「我半个月工资……」海涛要把钱夺回。

 

R挡开海涛,道:「我替你向汤主任报销,开公数,不让你损失。」

 

「三三呀,你看这人……」乞丐大叔又垂头跟小丫头说话:「咱肯定他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