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身体观是否藴含不同观看身体的方式?近代中医张生甫以为中医的身体是气化的身体:「盖爱克司光镜能照有形之迹象,不能见无形之气化。以视我国饮上池之水,具洞垣之鉴,能洞烛内体气体,毕露病情者,其神妙为何如耶。」西医日新月异的仪器看不见中医气化的身体?至于中医如何观看,他引用《史记》所载扁鹊的典故,这个「神话式的情节」是说扁鹊饮用一种未直接落地的露水(所谓的「上池之水」)而拥有透视人体的本领:「扁鹊以其言饮药三十日,视见垣一方人,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扁鹊能隔墙看人,也能隔空观臓。

扁鹊的典故,广泛地被引用在中医观臓的脉络。明末清初的医家蒋示吉《望色启微》:「三代以下,去圣人久远,医道渐晦,时有见垣内照者出,人争异焉,遂以为不可及。呜呼!其果有异人之目洞见脏腑者乎?」一般医家都没有透视脏腑的经验,却不能否认扁鹊异人而有异禀。李中梓则认为人体脏腑在圣贤经典明载,习医之人「广征医籍,博访先知,思维与问学交参,精气与《灵》、《素》相遇,将默通有熊氏于灵兰之室,伯高、少俞对扬问难,究极义理,以为开导,隔垣之视,不足云也。」读经典者的精神(气)可与古人相感通,自然而然能见到古贤曾体会到的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