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曾受日本统治,大多数人至今憎日;台湾曾受日本统治,不少人却成了所谓「哈日一族」——就是崇拜日本,以曾经是日本二等公民为荣,原名岩里政男的那人(前中华民国总统、国民党领袖,不是上海复旦大学前校长李登辉),就是其中一个(不用「位」字了)。

这个李登辉可能「比日本人更日本人」地慨叹:如今连日本孩子,都今不如昔了!想当年,从千年的平安王朝,三百年的德川幕府,日本都以武士道为大和之魂,面对问题,就大打一场,或者剖腹——偷袭珍珠港或者并不堂堂正正,不过兵不厌诈嘛,最后打败了,吃了原子弹,还是咬着牙,承担了后果。

如今的日本孩子,宠坏了,娇弱了。一位科学教授藤原正彦慨叹。他写了本大畅销书,《国家的品格》,痛陈今天日本教育,整个变成「孩子中心主义」,宠之纵之,结果下一代头脑简单,性情脆弱,经不起小小打击,动不动自杀——只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云云。

难怪前时有本轰动一时的《完全自杀手册》。

不过,从前日本人的「腹切」,当事人所以为的「大事」,其实又如何呢?

话又说回来,这位教授所说的今日脆弱青少年,又何止在于日本呢?记得十多年前了,那时还未移民,报载有位少女,花样年华,一气就跑去跳过露台自杀,原因只是:男朋友碰歪了她的炒饭,没有道歉!

有位笔者差不多年龄的朋友慨叹:如果这样容易自杀,我们经过大战、活过贫穷的一代,早就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