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件古玩,是由犀牛角打造。

这个「倒三角形」的东西插在座上,深沈黑褐色一套,镂空雕刻了龙、云、花、鱼……玲珑剔透,紧密连绵,是相当精致的藏品。主人说非洲犀角的料,但成品是什么他竟不知道。各人意见纷纭,猜是摆件?酒具?灯座?花瓶?

专家鉴定乃清代之物,原来是个酒杯。

奇怪了,酒杯盛酒,在这「遍体漏洞」的镂刻工艺品中,犀角成杯虽有重叠布局,可承可载,不致一注便泻,叫人措手不及。但稍一迟疑,总会自空隙漏掉一些,岂非辜负了美酒和盛意?而且相当狼狈。为什么这个怪杯可以流传?

专家洞悉:

「这是一个『奈何杯』——倒酒后必须马上喝,否则喝不上了,『无可奈何』地,不能久留。」

一语顿悟。今朝有酒今朝醉,此刻可口此刻尝,别留到下一刻。

我们珍惜,因为并非有「大把时间」,而是美好的东西不为任何人停顿、强留,甚至在毫无心理或生理准备,它消失了,再无觅处。

无可奈何花谢了,酒乾了,天冷了,人走了,一切过去了。

犀角是重要药材,有它的价值,燃犀照影可以看到亡魂——但,无酒之杯,后悔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