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天,还是亏了那只绵羊,才泄露了小王子的生活秘密。他忽然直截了当地问我,像对一个问题默默思考了很久:

“绵羊吃灌木,当然也会吃花罗!”

“绵羊遇上什么吃什么。”

“带刺的花也吃?”

“是的。带刺的花也吃。”

“那刺长了干什么用的?”

我不知道。我那时忙于把发动机上扣得紧紧的螺栓拧下来。我十分担忧,故障看来非常严重,饮用水也日益耗尽,叫我感到大难临头了。

“那刺长了干什么用的?”

小王子一旦提出一个问题,从不放弃。我正被螺栓弄得心烦意乱,随口说:

“刺长了没什么用,完全是花的心眼儿坏!”

“哦!”

沉默了一会儿,他带点怨恨地冲着我说:

“你的话我不信!花是娇弱的。她们天真,尽量给自己壮胆。她们长了刺以为可以把人家唬住。”

我没理会。这时,我对自己说:“螺栓要是再拧不下来,我一锤子把它砸了。”又是小王子打断了我的思路:

“你相信花会......”

“别烦了!别烦了!我什么都不信!我是随口回答的。我要忙我的正经事!”

他望着我愣住了。

“正经事!”

他看见我手里攥个锤子,指头上沾满黑色油污,俯在一个在他看来丑陋不堪的玩意儿上。

“你说话像个大人!”

这句话说得我有点儿难为情。